“唯算法论”的今日头条将何去何从?

来源:搜狐科技 时间:2016-12-27

  《人民日报》日前发表评论观点《算法盛行更需“总编辑”》,其言千字,所要表达的核心是:算法主导的时代,更需要把关、主导、引领的“总编辑”,更需要有态度、有理想、有担当的“看门人”;全面、权威的信息,深入、理性的观点,才是社会舆论与心态最稳固的基础。

  

“唯算法论”的今日头条将何去何从?

 

  无独有偶,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在日前接受《财经》采访时也曾阐述主编与技术之间的微妙关系,不过,其发表的“去主编论”却与《人民日报》观点大相径庭:“如果头条有主编,不可避免会按照自己的喜好去选择内容,而我们做的就是不选择。”谈及价值观问题,张一鸣表示“企业和媒体的区别在于:媒体是要有价值观的,这个我们不提倡。因为我们不是媒体,我们更关注信息的吞吐量和信息的多元。”

  价值观决定产品气质。

  “唯算法论”是舍本逐末看门人角色不可或缺

  《人民日报》观点指出,“如若唯‘眼球’马首是瞻、让算法主导一切,优质的内容、理性的辨析,就可能被边缘化而成为可有可无的下脚料。技术和算法终究是工具,是末;思考的乐趣、价值的塑造、知识的完善,才是目标,是本。”

  而张一鸣的“去主编”核心论据,则是“因为主编带有个人的感情倾向,总是试图教育别人,但是人们无法清楚价值观何时会是错。”——这段言论,既是对今日头条“算法核心”的维护,也是导致今日头条频被外界质疑低俗内容泛滥的主要原因。

  “技术为用户量身打造信息,开启了符合读者口味的一扇窗,却关上了多元化的一道门”,《人民日报》发文指出。

  这与北师大教授喻国明的观点不谋而合。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日头条的算法是根据用户的点击、转发、评论等行为性指标进行用户需求探测,这种对用户需求的理解一定是狭窄的,一是用户具有不自知的需求,二是自知需求也有表达和未表达两种。现在今日头条的这种理解,造成我们经常讨论的一个词叫“信息茧房”,用户也会逐渐在这种狭窄信息空间之中沦为“井底之蛙”。

  事实上,用户需要通过引导学习获取更多的有用内容,而不是单纯的“投其所好”。这里所谈到的引导教育,并非填鸭式灌输,而是应通过以主编为代表的人工干预内容的方式与机器算法相结合,为用户输出更多优质内容,提升整体内容品味,清洁内容环境。

  借助技术力量进行内容分发的初衷,是为受众打开一道窥见更广阔世界的大门,而不是让我们的视域变得越来越狭窄;是为用户获取感兴趣的内容更加便捷,而不是让我们变得越来越不了解自己。因此,无论是传统媒体时代还是新媒体天下,对内容把关、引导“看门人”的角色不可或缺。

  “硬币”的反面:优质内容与虚假、低俗信息牛骥同皂

  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信息膨胀和碎片化趋势,加速了网络用户对于机器算法的个性化资讯、内容的需求,也重构了信息生产体系。机器算法主导的全新信息分发机制下,“人人媒体”效应将整个中文互联网信息生产规模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

  诚如《人民日报》观点所言,每一枚硬币都有两面。海量信息的产出衍生出的问题随之而来,优质内容与虚假、低俗信息牛骥同皂,而内容分发市场也到了必须正一正风气的关键时刻。

  翻看今日头条等新闻客户端,大量猎奇、低俗的内容充斥其中,有时候甚至让人开始怀疑自己的三观亟待改造。

  在对张一鸣的采访中,《财经》记者记述了一段相当犀利的问题——“你的意思是‘特别低俗’的已经消失了,留下的是‘比较低俗’的?”

  对此,张一鸣并未正面回应,而是用了“不能完全做到,总有漏网的”、“它有边界,有一点点擦边的,并不是要全部去掉”这样的措辞作答。

  为了迎合所谓的“大众属性”,今日头条上一度充斥着游弋在尺度边缘的大量涉黄、三俗新闻资讯,凭借满足人类劣根性的八卦、猎奇等心理而获取更多用户留存。而自相矛盾的逻辑下做出的产品也产生了恶果。用户无法忍受平台一面打着所谓满足个性化需求的幌子,一面为其推送难以抗拒,但内心实则极其抵触的低俗内容。这不是个性推荐,而是共性绑架。

  “你关心的,才是头条”本身并没有错。但当一味迎合成为信息资源分配的主旋律,就会发生畸变和扭曲。对低俗内容的纵容,是让人类劣根性欲望和信念坚守这一天秤失衡的元凶。

  张一鸣曾表示,今日头条希望做到的,是内容符合需求分布。“机场的人看机场的内容,火车站的人看火车站的内容。如果说以前让机场的人看到了火车站的内容,那是技术问题。”其所表达的核心是内容平台的精准分发问题,但是试想做为今日头条的新用户,算法是否可以“先知”这个用户是机场的人还是火车站的人?如果不知道那就只能给这个用户大多数人都爱看的可能就是火车站的内容,这个用户的点击最终将跑不出最初的火车站内容库。

  同时需要强调的是:内容输出方,没有权利为用户层次评级。

  民众意志需要引导价值守望是为了看到文明的未来

  《人民日报》观点引用德国哲学家韦伯言论指出,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区别在于,前者意味着发挥技术的最大效用,后者则强调价值、伦理的重要性。社会的进步,离不开先进技术的开拓者,更离不开基本价值的守望者,毕竟,我们将抵达的未来,不仅是信息自由流动的丰饶之海,更是构筑全新文明的坚固之岸。

  “我们不是个媒体公司,是因为我们不创造内容,我们不发表观点。”张一鸣甚至认为一手创建的今日头条并不是一家媒体。“媒体是要有价值观的,它要教育人、输出主张,这个我们不提倡。”其对外释放的“今日头条忌讳价值观先行,不干涉可能是最好的分发信息的原则”的观点引发了大量争议。

  豌豆荚创始人王俊煜曾对此表示,“技术以及技术所运行在之上的那台机器确实是冷冰冰的。但算法是由人设计的,这就是价值观。当你不仅设计了一套算法来鼓励高点击率,还用广告分成激励点击率高的内容创作者时,就是价值观的体现。”

  低品质内容带来流量的高速增长与高品质内容塑造品牌的进程缓慢二者的矛盾是横亘在媒体心头的一道选择题。前者迫于现实,后者基于理想。我要是张一鸣,也会觉得很无奈,而无奈背后的选择,已经显见。

  另一方面,为机器赋予“作恶能力”的,始终是人。今日头条倡导的机器分发,如果仅仅为机器输入冰冷的运算逻辑而不灌输价值观,如何做到让每一个有温度的用户个体获取应有的体验?

  无论是媒体还是企业,要得到长远发展,就不能短视的享受“眼球利益”,要做到的,是站在“用户需求”的肩膀上,瞭望到更长远的未来。

标签: 今日头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