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这么火,为什么“人的共享”一直没有大爆发?

来源:网易科技 时间:2018-01-29

  共享经济大潮下,人们对于物的共享,做得比较彻底了。车子房子相继被搬上了互联网,甚至雨伞篮球板凳都来凑了一番热闹。现在人们都觉得共享经济再深入下去,就应该是人的共享了:前不久就有共享女友凑热闹不是。但对于人的共享,因为个人技能、知识盈余、兴趣交流等很难标准化,导致市场一直没有找到较好的模式。做技能共享的厅客和空格相继倒下,便可见市场的不成熟的一面。

  或许会有人觉得,对于人的共享,是不是需求未满?这当然是错的。千百年来,人们就习惯于获得外界的帮助有服务。或以自身能力,提供对别人的帮助与服务,并获得报酬。

  互联网毕竟只是链接渠道,而不是改变了供需关系。供需关系早就深深的嵌入人类社会结构里。链接产生社会,交互产生关系,各种人力或智力服务在交互与链接中随时发生着。相互协作,是人类社会结构的基本要义。如果不需要协作,人们就无须组成社会了。

  事实上,专业化分工、生活方式与工作方式的变化、商路的发达,三者相互作用,导致人与人之间各种协作方式的减少,正是当前宅男宅女产生的重大原因(这个事比较重大,有机会单独写一文来讨论它)。

  那是不是人的共享,上线时机未至?这当然也是错误的。这么多年来,百度知道一直就在做生活信息服务。我之前在《从百度知道与知乎的差异,来分析百度系的产品逻辑》一文里就指出:生活场景的信息,很难通过PC互联网已有的内容满足,这时候百度知道作为补充,用以解决这类问题。所以百度知道的问题,更多基于生活场景而展开。因此时机未至一说,显然也是站不住脚的。

  所以在我看来,人的在线共享之所以没有大爆发,真正的问题,出在两个方面:

  一是定价机制缺失。线下交易,是不透明的,是谈出来的价格。针对具体事件的临时交易价格,保证了单次交易的均衡。

  而互联网的特点,是透明、大规模,这要求事先标价。但个性化的非标服务,又怎么可能事先标价?而如果不能事先标价,互联网就产生不了链接效率,也不能产生规模化效应。

  这显然是个悖论。这个定价悖论解决不好,人就很难真正实现在线共享。还是只能回到线下点对点的面谈去。

  并且在线服务效果的预期不明确,这是技能或者知识在线共享的另一个问题。这也导致定价不可能前置,而必须面谈,根据谈判结果决定是否交易。在线定价机制的缺失,使得规模化无从展开。

  二是服务效率低下。线下服务是一对一、面对面的,效率没法提高。事实上,这不仅是厅客这种产品失败的原因,也是所有上门O2O失败的原因。

  是否提高服务效率、是否降低交易成本、是否扩大链接规模。这三点,是在线交易是否能够代替传统交易模式的核心。线上外卖,就做到了这三点:

  1.扩大了链接规模:以前只能服务到店的顾客,现在理论上可以服务6-7公里范围内的顾客——因为6-7公里,差不多是快递小哥骑着电动车在半小时里的所能跑的最远路径了。

  2.降低了交易成本:以前顾客必须去餐馆,来来回回浪费时间,有可能还得排队。现在手机点几下,分分钟搞定。

  3.提高了服务效率:以前只能根据翻台率来计算,现在则根据实际生产能力(单位时间的炒菜能力)来计算。而重要的是,供给方或服务方的生产边际成本是递减的。

  而上门类O2O,虽然扩大了连接规模,但它的服务是一对一的,扩大交易规模,边际成本并不会变化。如果这种情况下还需要上门,那么加上路上来来回回的时间,成本提升了不说,效率也不降反增。而对于用户来说,可不愿意因为上门服务了,价格就比店里贵多少。效率的损失很难通过客单价的提高来弥补。

  并且从服务能力角度来说,线下店家的固有客群,是足够养活自身的——养不活早关门了。这意味着,线下店铺的生态是完备的:合适的时间,服务合适的顾客量,赚合适的钱。

  而这个合适,重点不在于更多链接,而在于自身的服务能力。自身的服务能力的饱和与否,是导致规模受限与否的核心原因。这和餐馆受限于店铺座椅多少的情况完全不同。

  之所以要在这里讨论的上门o2o的问题,是因为人的在线共享,面临的困境是一样的:非标服务价格后置而不透明;链接规模不能转化为服务能力。这就是人的在线共享,一直没有在市场上获得成功的真正原因。

  原题目《共享经济下半场——“人的共享”的困境》

相关文章

标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