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大潮退去,共享充电宝何以“闷声发财”?

来源:A5专栏 时间:2019-07-17

近日,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共享充电市场在今年呈现出稳定的增长趋势,用户规模高达1.5亿人次。此外,中国的共享充电宝全行业免押金订单比率高达95%,这意味着共享充电宝行业在不依赖押金模式的情况下实现了盈利。

在中国,共享经济一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只是舆论从追捧到唱衰也不过短短几年时间。共享经济传到中国市场之时,正值资本圈缺乏可追捧概念的时期,因而共享经济的到来,吸引着企业与资本扎堆涌入,由此催生出的“伪共享经济”也使得这一行业在中国变了质。

满大街的单车垃圾、昙花一现的共享休息舱、强行蹭热度的共享马扎、令人匪夷所思的“共享女友”...这些都是“伪共享“造成的“恶果”,破坏了共享经济行业本该有的样子,也让舆论对共享经济的好感大幅降低。

曾经共享充电宝方兴未艾之时,也被归入“伪需求”之列,舆论唱衰之声不绝于耳。依照惯性思维,共享经济不景气,那么其中的细分领域也必定玩不转,然而现实却出乎人们的意料,共享充电宝生意已然盈利,并且过程看上去并不费力。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共享充电宝行业在被唱衰的共享经济中“逆势而上”?这种趋势又能否持久呢?

一、共享充电宝生意风生水起,避开了“伪共享经济”的弊端

记得在2017年,聚美优品CEO陈欧收购了深圳街电科技,打算发展共享充电宝业务,而王思聪针对此事发了一条朋友圈。

当然,王思聪未必是针对陈欧,更多的可能是不看好这一行业。不过思聪这次确实也和多数人一样看走了眼,自聚美优品投资街电以来,街电的市场份额和用户数持续增长。2018年,街电首次实现了年度盈利,营收和利润方面创下新高。今年,街电所占市场份额达到了28.6%,并于今年4月在韩国完成了过万台设备的投放,且有扩张意向。

迄今为止,街电、小电、来电、怪兽等共享充电宝行业中的头部企业都有不俗表现:

街电在全国铺设的充电柜加在一起超出了40万个,覆盖了超过300座城市,用户规模上亿;

小电的设备已进入320多座城市,用户数量接近1亿;

来电科技在2017年就已实现了规模化的收支平衡,月营收接近2000万元;

怪兽充电则在去年年底完成了由高瓴资本、顺为资本、小米等知名机构共同投入的3000万美元融资,并且在今年4月推出了新产品。

看看当初共享经济的代表共享单车行业,产品多成街头垃圾,头部企业连给用户退押金都困难。再看看共享充电宝行业中的头部企业,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两厢对比,不禁让人疑惑:同样是崛起于共享经济的大潮中,为何差距如此之大呢?

尽管共享经济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是以共享单车为切入点的,其出现也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出行。但共享单车并非用户刚需,有它当然好,但没它也无所谓,况且如今出行方式愈加多元化:公交线路畅通、打车软件功能日渐完善、电动车满街都是、新式的短途出行方式例如滑板车也备受用户青睐。

这样看来,共享单车还真像“鸡肋”,不仅不是用户的刚需,对企业来说盈利也困难。就算是有高频需求的用户,一天骑上个4、5次也就是极限了,像摩拜、ofo的单车每小时1元,但每辆车投入的成本却不低,更别说企业还要负责维修之类的了。

至于那些共享雨伞、共享马扎之类的就更加惨淡,使用频率基本谈不上,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摆放,更因一些人的素质问题货损率高,就更遑论盈利了。

但共享充电宝却不同。如今智能设备普及率已经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很少有人出门不带手机。而人们对这些设备的依赖程度,相信大多数人都深有体会,在此不必赘述。

可以想见,这些设备一旦没电是怎样一种糟糕的体验。之前唱衰共享充电宝的观点中,认为租赁充电宝只是一个很小的需求,因为多数人会随身携带充电宝,而且如果手机没电关机,也没法扫共享充电宝设备上的二维码,也就无法租借。

可事实是,长途旅行的人可能会带着充电宝,但许多人只是出门逛个街、约个会,并不会随身携带。要知道,现代人看手机的平均频率是8分钟/次,所以没人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机的电量降到0才去找充电宝。

实际上,多数人看到手机电量只剩20%~30%就会缺乏安全感。而这时到所在或邻近的商场、餐厅、酒吧等去借个充电宝,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与其他类型的共享生意相比,共享充电宝成本偏低而利润颇高。 如果出10000元,差不多能买到150套左右的设备,假如一套设备中有8个充电宝,每个充电宝可用12小时,按每小时1.5元的标准来计算,每套设备一天的盈利就能达到144元,如果这套设备客流量足够,那么一天就能回本。这与其他烧钱的共享生意比起来,利润相当丰厚。

另外,共享充电宝行业在押金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也成为其不被看好的一个原因。因为此前出现过押金余额只能用来交押金、余额不足100元时需充值方可继续使用等情况,这些问题成了阻碍人们租用充电宝的重要因素。

其实关于押金的问题并非共享充电宝行业独有,而是普遍存在于共享经济的业态中。不过现在不必有此顾虑,因为越来越多的共享充电宝在租借时已无需押金。 例如芝麻信用从2016年起就为来电科技提供“信用分免押金”服务,3年时间信用免押覆盖率翻倍,用户逾期率不到0.5%。而微信也为用户提供了“押金自动退还”功能,避免共享充电宝在押金环节藏有“猫腻”。

可以说,共享充电宝避开了共享生意中普遍存在的成本高、需求频次低、利率低、押金藏猫腻等问题,至于共享行业中普遍存在的同质化,共享充电宝也是不怕的,只要电量足够、安全有保障就好。也正因如此,共享充电宝行业才得以在共享经济“退潮”之际逆势而上,甚至做到了“闷声发财”,成了为数不多的得以盈利的共享生意。

二、行业发展符合多方利益,共享充电宝上升势头或将持续

共享充电宝行业之所以能蒸蒸日上,除了自身所具备的优势,还因为该行业的发展壮大符合多方利益。

对入局共享充电宝行业的企业而言,利益不仅来自于业务本身。在线下广泛布局充电宝产品,还有利于盘活线下流量。企业可通过客户端积累用户数据、获取用户行为并分析用户喜好,还能掌握线下商家的各种资源,这些数据在当今的信息时代都是宝贵的财富。此外,随着物联网的发展与5G时代的到来,共享充电宝很可能成为线下物联网的节点,起到连接智能设备、用户和服务端口等作用。

对于线下商家而言,引进共享充电宝也是好事。这些设备一般占地面积都不大,且种类齐全,商家可根据实际情况加以选择。由于阻碍租赁充电宝行为的租金等“门槛”逐渐消失,人们更易被共享充电宝吸引,无形中就能给商家增加客流量。这样一来,共享充电宝企业与商家谈合作的过程也就会更容易,且往往能够达到“双赢”的局面。

目前不少共享充电宝平台都与阿里、腾讯这样的大企业合作紧密,同时也能看到像小米这样的手机厂商也涉足了这一行业。根据《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来看,支付宝与微信已经成了租赁充电宝的惯用入口,分别占比66.8%和33.2%。原因在于使用它们可以免去押金或是使押金安全更有保障,而且这些都是大企业旗下的平台,也让人比较放心。

而对阿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大公司而言,涉足共享充电宝行业也能给自己带来更多实惠。当然这类企业的发展已到达一定的高度,但也正因如此其上升空间就不那么大。因而探索更多可以获利或巩固现有地位的渠道也是相当重要的。

接入共享充电宝可看作是渠道之一:为巨头们的支付工具拓展了新的场景,提升了用户使用支付宝或微信的频次,增加了流量与活跃度,而且同样也能收集更多的数据,这些数据对互联网企业而言具有极高的价值。

由于共享充电宝行业符合多方利益,故而在多方的“合力”之下得以迅速发展,并且这种势头很可能得以延续。

预计到2020年,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3.3亿元。从当前的布局来看,共享充电宝设备多出现在一、二线城市,但对充电的需求在三、四、五线城市也同样强烈,因而共享充电宝行业仍可在下沉市场找到拓展空间。

关于这点,不少共享充电宝企业都已意识到。它们一方面加紧扩展,另一方面也不断在技术和产品形态上迭代。例如来电科技推出的由124个模组和43寸屏幕组成的大机柜,除了租借充电宝之外还集打印照片、播放广告、售卖彩票等多种功能于一体,实现了“产品+服务”的功效。

可以看到,共享充电宝行业是共享经济大潮中的一股“清流”,也依然在共享经济之列。其实共享经济的初衷是善意的,然而市场与资本的驱动让共享经济倾向于追求利润,从而出现了偏差,共享变成了“伪共享”,以致背离初衷,这也是很多共享经济中的行业不景气的根本原因。

不过偏差是可以矫正的,而且从长远来看,共享经济能够带来更多消费与服务的升级迭代,有利于整体的进步。 共享充电宝行业的良性发展就是

一个很好的榜样,我们需要的是摒弃“伪共享”,让真正的共享生意更加蓬勃。文/东方亦落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