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肺炎下的互联网“新拐点”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0-01-29

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彻底改变了这个春节。

随着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的持续增加,几乎所有人的生活都笼罩在一股阴影当中,除了在疫情面前的恐惧和痛心,也出现了不少“特别”的现象:

发行8年之久的《瘟疫公司》重新登上App Store收费榜首,同时在线玩家数量也刷新了历史新高;1月25日晚间的时候,由于大量玩家的涌入,《和平精英》服务器出现崩溃,随后被推上了微博热搜……

按照七麦数据移动指数的披露,今年春节期间多款视频、社交、游戏类产品排名大幅上升,在疫情的威胁下,线下娱乐的匮乏促使用户消费进一步转入线上,与17年前非典期间的场景高度相似。

2003年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二次启蒙,资本助推下的互联网浪潮刚刚遭遇了非理性的泡沫,非典的爆发重新引燃了互联网大众化和商业化的烈火。网易、搜狐、新浪实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全年盈利,股价重新驶向增长的快车道,投资者对中国互联网的兴趣也再次萌发,淘宝网、京东商城、QQ游戏等影响了一代人的产品都诞生在这一年。

2020年的新型肺炎和非典疫情有诸多相似之处,社会和经济层面也陆续出现了各种熟悉的反应,对互联网而言又是否预示着新的拐点呢?

01 藏在公益里的机会

有好事者梳理了一份互联网公司的捐款榜单:

截止到1月27日12:00,互联网公司的累计捐款赠物高达25亿人民币,其中在非典疫情后崛起的阿里、百度、腾讯捐赠了超过16亿元的专项基金;字节跳动、美团、快手等移动互联网时代成长的新巨头们,相继捐赠了上亿的物资;大批互联网独角兽也不再是疫情的旁观者,纷纷参与到抗击新型肺炎的“战争”中……

让人欣慰的是,时隔17年后互联网已然成为迎战新型肺炎的砥柱之一,或是捐款赠物,或是在信息披露上投入庞大的人力算力,又或是为一线的医护人员提供救助和生活服务保障。不过这些互联网玩家在资金、技术、数据上贡献一己之力的同时,也将看到了疫情衍生出来的新机会。

比如字节跳动以6.3亿人民币为代价,从欢喜传媒手中买断了《囧妈》的版权,在几部贺岁片先后宣布撤档,电影院等娱乐场所休业的背景下,为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等旗下APP带来了一大波新增用户。不仅开启了春节档电影在线首播的先河,也向外界宣誓了字节跳动向长视频领域进军的野心。

不仅是在娱乐影视领域,在线教育市场也出现了类似的局面。百度宣布小度将联合平台上的在线教育生态合作伙伴,针对3-12岁的儿童免费提供价值1个亿的儿童教育课程资源。不仅意味着小度进一步深耕家庭场景的信心,在线教育市场也迎来了智能音箱这个“野蛮人”。

再把范围放大一些的话,迅游加速器宣布对多款热门游戏开启限时免费加速、多个在线视频平台推出了限时免费的VIP服务、字节跳动免费开放了旗下在线办公协作套件“飞书”、华为宣布向全国用户免费提供WeLink视频会议……

原因也不难理解,不少省市已经推出了限制出行的举措、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2日、大中小学的开学时间适当向后调整......如此所释放出的用户时长和新兴需求,为互联网平台制造了新的机会窗口。

要知道,正是非典期间无数人被迫足不出户,为中国互联网带来了指数级增长的机会,用户规模达到7950万人,较前一年增长了近50%。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新增用户成本陡增的当下,敏锐的互联网玩家们自然不会坐视新的转折点。

02 一场有计划的试探

有所不同的是,17年前的淘宝、京东大多还是偶然的产物。

彼时刘强东的目标还是国美,从未想过自己会与互联网发生关系;被非典冲击的阿里巴巴被迫让员工回家办公,淘宝网的开发对内对外都严格保密;QQ游戏不排除抄袭联众的嫌疑,以至于腾讯在很长时间内戴着“山寨大王”的帽子;前程无忧、起点中文网等平台的崛起,也有着一丝丝巧合的痕迹……

然而试图从新型肺炎疫情中寻找机会的玩家,多半不是临时起意,至少可以归结为一次有计划的试探。

字节跳动和欢喜传媒的合作分为了两个阶段,其中第二个阶段的合作重点提到双方将共建院线频道、共同出资制作购买影视内容的新媒体版权。或许《囧妈》被字节跳动“包场”还无法给出影视市场出现“伟大革新”的结论,但字节跳动打造中国版Netflix的野心似乎成了不争的事实。

早在2018年的时候,西瓜视频就宣布进军自制综艺领域,制作了《大叔小馆》《考不好,没关系》等综艺节目,今日头条、抖音等平台上时常可以看到“到西瓜视频看电影”的引流广告,电影、电视剧被西瓜视频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可以看到,字节跳动通过短视频的流量优势切入长视频战局的意图不言而喻。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智能音箱市场。

从2018年的智能音箱元年,到2019年BAM三足鼎立的格局,再到有屏智能音箱成为新的市场共识,智能音箱的成长轨迹俨然佐证了互联网下半场的生死时速。而市场格局和产业形态快速进化的背后,承载的是智能音箱巨擘的商业布局。

特别是在2019年下半年,小度、天猫精灵、小爱同学不约而同地强化了智能音箱在家庭场景中的定位,除了家庭大脑、IoT相关的战略,成熟的家庭娱乐场景也成了智能音箱试图改造的对象,比如百度、阿里纷纷为智能音箱引入了海量的音视频内容,小度在家X8智慧屏更是把屏幕尺寸扩展到了8英寸。

以人工智能为抓手重塑家庭娱乐场景,大抵就是智能音箱的前期目标,同时数据上也印证了这一路线的可行性:目前小度在家的日均平均观看长视频时长达146分钟,平均观看短视频时长54分钟。倘若小度可以借助1亿儿童教育课程资源进一步深化对家庭教育的布局,不乏在教育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的机会。

归根结底,互联网品牌在践行社会责任的时候,机遇也同样存在。

03 转折点的底层逻辑

即便没有新型肺炎的出现,字节跳动之于长视频的探索、小度进军在线教育市场的步伐、华为们对于智能办公领域的野望照旧会发生。

参考CNNIC、QuestMobile等第三方平台发布的数据,中国的网民规模已经达到8.54亿,人均单日在线时长高达6.2小时,用户数和用户时长的增长双双触到了天花板。在增长为天职的互联网世界里,玩家们势必不愿意在存量市场中进行两败俱伤的厮杀,唯有改造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才有另一次红利释放的可能。

而用户行为的变化,又恰好成了基础设施发生巨变的催化剂。

再回到长视频领域来看,字节跳动打击的终极对象并不是优爱腾,而是院线。以爱奇艺为例,当前移动终端流量在总流量中占比高达70%,中国用户移动观影的习惯已经形成,对应的就是《庆余年》《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等电视剧选择在视频平台播出,而非让电视台来买单。

电影市场同样受到了影响,典型的例子就是横店影视城,已然开始缩减大剧项目,为“横漂”们提供了参演网络大电影的机会,虽然网大一直处于影视行业鄙视链的底层,但成本低、易过审又是不争的事实,相比于动辄以票房对赌协议为筹码的院线电影,网络大电影可能是更优的选择。

字节跳动不过是扮演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毕竟Netflix已经有了首播《爱尔兰人》的先例,免费文化盛行的中国互联网有着更好的群众基础。

可能线下院线的票房收入还在逐年增长,留给在线教育行业的却是残酷的“冰与火之歌”。

据艾媒咨询的数据线上,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的用户规模将达到3.05亿人,市场规模有望达到4538亿元。但在千亿市场背后暴露出的却是获客成本高、成果转化差、续班率偏低等弊病。加上愈演愈烈的流量战,不少中小平台出现了融资难、增长受阻的一面,就连曾经风靡一时的“1对1”教学模式都被证实在财务上站不住脚。

大批在线教育从业人员逃离了原有平台,转向B站、快手、抖音等流量平台,又囿于这些平台的娱乐属性。智能音箱的大举进入会在线教育平台形成跨维竞争吗?至少可以找到两点优势:一是国内智能音箱的季度销量已经超过千万台,正成为新的流量入口;二是家庭场景和人工智能的天然粘性,儿童本就是智能音箱的核心受众之一。

何况不同于智能手机上用户行为的不确定性,小度们占领了家庭场景的基础设施。在线教育平台仍在绞尽脑汁争夺公域流量,智能音箱则抱着庞大的私域流量入场,无异于一轮预料之外的“降维打击”。

简而言之,用户行为的变化和技术的迭代升级,悄然改变了互联网的底层规则,最终在新型肺炎提供的窗口中集中呈现。

04 写在最后

可以预见的是,当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结束后,人们会再度变得忙碌起来,时间也会回到碎片化的状态。

只是大多数人可能会算一笔这样的时间账:到电影院看一部电影,算上来回的车程和排队时间,可能比在家观看要多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把孩子送到线下辅导班,除去两个小时的上课时间,还要多花两个小时进行接送;在线办公系统中点两下鼠标就能解决的问题,是否还需要找间会议室花上半个小时的时间呢……

底层行为意识的变化,终将带来切实的消费升级,表现在互联网世界中就成了进入新阶段到来的拐点。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