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最好的时代,会是技术创业最好的时代吗?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4-02

当世界进入千禧年以后,我们看到21世纪已经被技术从根本上作了重构。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5G技术让互联网世界从计算、数据、分析、可信到连接上都做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这是技术最好的时代,也涌现了众多技术创业者。但不可预知的疫情下,技术创业与管理面临着新的挑战,创业者、管理者又该如何自处?

3月28日,腾讯云TVP眺望曙光技术闭门会收官之战,与会嘉宾们探讨了《技术最好的时代,会是技术创业最好的时代吗》的议题。

疫情下的研发管理与挑战

“疫情发生至今,有太多的因素严重地影响了生产活动,让国内经济持续下行。国内疫情控制住了以后,国际上又开始爆发。这次疫情直接影响了人类社会原有的运转模式,全球疫情爆发带来的全球经济下行也必然会影响到国内经济,生产企业的变化导致对IT需求的变化,最终带来一系列不可控的影响。传统的研发管理是人员管理,以后将会变成资源管理。”

亮风台信息科技总经理韩磊老师在闭门会上作了《重大疫情给研发管理带来的挑战及应对措施》的分享。他一针见血地指出,疫情给To B/G业务带来了深刻的影响:社会“休克”,业态彻底改变;供应链、资金、生产力陷入危机;创新项目大量中止,预算缩减。在这样的背景下,低成本、见效快、服务好成为了及格线。

他分析到,疫情之下,过往的生意模式发生了更多变化:首先是企业客户需要实实在在降本增效的方案;其次是政府预算更多注重公共安全、应急管理、医疗服务;第三是以租代买/购买服务,取代固资采购;最后是按需调整/不断迭代,取代标品交付。

由此给研发周期也带来了三点影响:第一,研发周期延展到售前与售后;第二,研发质量评价,以持续交付质量为标准;第三,“做产品”与“做服务”交相融合,产品即服务,或服务即产品。

在企业内部,同样因为雇员不能及时到岗复工导致人员缺位;Q1完全失去,营收减少可预见;生意模式前景不明朗。这就使得降本(减员)开源(新业务)成为主题词。韩磊老师分析,企业的大量裁员已是进行时,预计还会持续下去;分布式开发/细分外包有可能成为常态;外部依赖加强,更多地使用第三方服务。

“在这种背景下,研发管理团队亟需DevOps理念的支持。我的理解是通过一些工具的手段,能够让开发、运维,包括产品的质量,这些工作交相融合在一起,通过一些自动化的手段,让这些工作的效率提升,同时使其强固性和可靠性也得到提升。”

韩磊老师表示,疫情影响会倒逼越来越多研发团队落地DevOps文化,为不可知的未来做好准备。另一方面,他认为传统的企业经营管理,甚至包括研发管理都是人员、项目的管理,而在未来将会变成资源的管理。“当你把研发管理变成资源管理之后,你会发现其实能用不光是自己的人,也就是说这些人不管来不来你公司上班,其实你都用得到。”

韩磊老师举了一个例子解释了研发的艺术、工程和手艺的区别。他表示,软件开发是一门工程,如果想找追求极致代码艺术的员工,一般很难找到。但在To B/G的业务场景下,重要的不是软件的精良或是代码的漂亮,满足客户需求是第一要务。因此,需要的更多是能把业务代码写好的“手艺人”。

为了解决疫情下的研发管理难题,韩磊老师也提出了自己的几个思路:

1.软件架构层面上,耦合度一定要更加松散,模块划分足够细粒度;

2.充分使用单元测试、持续构建的敏捷开发方法;

3.设计良好的API接口,一旦发生第三方服务变更可以在接口层修改;

4.充分解决分布式的沟通问题。

分享最后,韩磊老师介绍了一些研发、经营中常用到的工具,他特别指出:工具本身不是协同,是协同的工具,不要本末倒置。

技术人的成长选择与创业

“29-35岁的程序员最焦虑,68%的技术管理者不知道如何培养下属,82%的CEO对自己的CTO不满意,95%的技术创业以失败告终。这些数字背后,体现的是技术人缺乏体系化的成长路径。”

51CTO创始人熊平老师在分享中给出了这么一组“触目惊心”的数据,技术人员的学习成长和中年危机问题一直是行业的痛点,他作为一家技术社区的掌门人,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按照51CTO的分类,技术人员的职业成长路径一般有以下4种:

l技术线。架构师、技术专家等;

l管理线。技术管理者、技术VP、CTO等;

l创投线。技术创业者、投资人等;

l其他方向。产品、销售等。

熊平老师解释到,不同的技术路径对技术人员有不同的要求,比如架构师需要追求技术的广度与整体性,技术专家则注重追求技术的深度及精细度。而在往管理线发展以后,除了技术上的能力,还需要重塑自己的思维认知、能力模型,这对新时期的CTO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一个优秀的CTO,要理解公司战略,包括商业战略拆解下的产品技术战略以及未来的技术方向性研究。要理解公司业务,技术驱动企业营销、用户增长,优化业务流程、精益管理以控制成本。要理解技术,保证产品技术交付,做好技术团队组织管理。”

对于技术创业话题,熊平老师也有一番肺腑之言:

“从2000年以来,互联网的技术创业就从未停止。这期间有很多成功的技术创业故事,却更多无人问津的失败案例。技术创业,应该立足于技术,却不止于技术。如果你的决心不够,不要开始创业。创业赛道的选择不要纠结于技术主导,创业过程中要耐得住寂寞。”

熊平老师也总结了他观察到的技术创业的那些坑:

“技术创业者首要考虑的是商业模式。技术驱动一个杠杆无法撬动整个地球,在我看来是否做到效率更高、成本更低,同时带给人们更美好的生活是三个方向。在创业过程中要用户导向,不要纯技术导向,技术上的领先并不能等同于企业的成功,不要妄图用技术解决任何问题。”

熊平老师认为,只要技术在推动社会进步,就永远是技术最好的时代。人口红利消失,产业追求降本增效,传统产业启动升级,技术的价值将进一步提升。企业的数字化和技术创新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技术人才体系的培养将是企业数字化转型与创新的关键。

“我觉得不仅是未来三五年,应该是未来持续的十年二十年都是IT技术的重要机会。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技术和五年以前、十年以前的技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未来五年以后社会的形态和生活会是什么样?我们的技术会是怎么样的?我觉得我们所处其中都不能够很好地预测,但是我们一定要去猜想,一定要去尝试感知那个时代的生活,那个时代的社会,那个时代的企业会是怎么样,才是我们今天前进和改进的方向和动力。”

技术创业面面观

技术人当CEO的那些门道

Kyligence是一家著名的开源创业公司,Apache Kylin这个第一个由国人主导并捐赠给Apache基金会的开源项目,就是其代表项目。Kyligence CEO韩卿老师是一位技术创业者,也是一位做好了从技术视角转换到CEO视角的技术人。

韩卿老师在圆桌环节介绍了Kylin的发展历史,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是如何看到了技术上的实现可能,如何在天高皇帝远的国内完全主导了开发进程,同时在开源以后拿出来跟业界大牛一起交流得到了良好的反馈,让团队的信心越来越充足。

技术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常常在方向上遇到一些问题,技术人对技术的价值与认可往往会带来一些反作用,韩卿老师指出:

“技术创业者最容易忽视一个问题,产品不等同于商品。如果创业过程中你能拿出来的只有技术,你是卖不了钱的。如果把它做成一个产品,推向市场赚不到钱,还是没有价值。一个成功的产品一定是找准了技术、产品、市场的结合点,如果你出来做创业,最后却赚不了钱,这毫无意义。”

针对此前讨论火热的CTO要不要写代码的问题,韩卿老师表示这个问题在他看来毫无意义:

“我是技术出身,但我已经很多年不写代码了,我现在最擅长的是写PPT,这是我作为CEO的职责之一。CEO要做的是保证公司的成功,写代码可以成为兴趣爱好,却绝不是本职工作。对CTO也一样,如何在各自的位置上为企业创造价值才是关键。”

创业路上的挑战

PingCAP CTO黄东旭是一位典型的技术创业者,创业初期腼腆少言的他现在面对镜头也能侃侃而谈。他在圆桌环节介绍了PingCAP的创业史:

“PingCAP 创立于2015年,那个时候中国做技术创业还是非常疯狂的一件事情。我们跟投资人聊要做一个纯技术的公司得到的评论非常两极分化,有人喜欢有人质疑。我们创业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对于一个全新的产品会有各种各样的质疑,市场也会有各种各样的诱惑,有人会认为不应开源而应该闭源去做销售等等。最大的挑战是在这样一条没有引路人的创业路上,怎么样保持自己的本心,避免诱惑,坚定地走下去。”

黄东旭老师同时提到,企业的使命愿景价值观比起口号,更需要能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能够清晰引导大家的工作,自然而然地形成统一的风格和准则。

PingCAP的创始团队的三位成员都是技术出身,他认为CEO对CTO不满的原因更多可能在于CEO没有技术背景,而CTO又没有很好地用CEO能理解的话去做沟通,导致信息流通上的不顺畅,产生了误会。

51岁技术创业者的本心

“我不建议创业者砸锅卖铁拿自己的钱去创业,你一定要去找投资人沟通,投资人是否对你的项目感兴趣,愿意投资你是佐证创业方向是否对的衡量标准之一。”

涛思数据创始人陶建辉老师今年51岁,这已经是他的第三次创业经历。前两次创业成立的公司最后都被收购,陶建辉老师已经做到了财富自由,却在休息了一年以后重新投入了创业这条千军万马独木桥上。对于创业者的启动资金,陶建辉老师给出了这样的忠告。

涛思数据瞄准日益增长的物联网数据市场,专注时序空间大数据的存储、查询、分析和计算。公司旗舰产品为开源的大数据平台TDengine,可广泛运用于物联网、车联网和工业互联网领域。为什么陶建辉老师做到了财富自由以后却仍旧选择了再次创业?他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我在2016年创业的公司被收购以后,休息了一年多。前三个月觉得挺开心,不用担心发工资、企业经营管理的各种问题。但慢慢地就开始感到空虚,我创办涛思数据的核心原因就是,公司是我创办的,我起码不会被赶走,等到70、80岁的时候我想改bug还能做得到。我希望等到那个年纪我还有事干,不是一个局外人,这样也让我觉得年轻。”

陶建辉老师不仅对生活充满着激情,对所做的事业更是抱有野心理想,他表示,他创业之初瞄准的就是全球市场,涛思数据开源的物联网大数据平台TDengine就是要跟国外竞品在全球市场上一较高下。

“我量子力学都学得那么好,对黑洞都那么了解,做不好技术难道不是岂有此理?我就是要在技术上打败竞争对手。”

每个时代都会有人把事情做好

圆桌环节上,分享嘉宾亮风台信息科技总经理韩磊、51CTO创始人熊平两位老师也与圆桌嘉宾一起讨论了创业思路、开源闭源商业价值等关键问题,由于篇幅所限,本文不再赘述。

分享最后,贝壳金服小微企业生态CTO史海峰老师也作了精彩点评:

“不管是在好的时代还是不好的时代,都会有人把事情做好。感谢TVP提供这样一个交流沟通的平台,如果我们不多做交流,我们很难去更好的把握现在的行业,把握技术的发展。我相信技术在可预见的未来仍旧会是一个大的趋势,给未来创造意想不到的景象,而在这个历史进程中,技术人的价值将会被进一步认识与认可。”

技术最好的时代,会是技术创业最好的时代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已经呼之欲出: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时代,技术都会推动社会进步,让技术人的价值更加凸显。

--------------------------------------------------------------------------------

TVP,即腾讯云最具价值专家(Tencent Cloud Valuable Professional),是腾讯云授予云计算领域技术专家的一个奖项。TVP 计划致力打造与行业技术专家的交流平台,构建云计算技术生态,实现“用科技影响世界”的美好愿景。

TVP成立之初,便秉承“用科技影响世界”的愿景,让技术普惠大家,践行科技向善的初心和本心。如今,IT技术的价值已经广泛地为普罗大众所认可,开发者的社会价值前所未有地凸现,我们希望能用这一系列高端、前沿的技术闭门会,在这个疫情发生的艰难时刻,汇聚行业专家,帮助产业找到应对之法。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