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收网 菜鸟心急

来源:A5用户投稿 时间:2020-09-28

©财经新知原创

作者 | 张钊

在菜鸟裹裹2020年发布会当天,没人想到会出现这么一个幺蛾子。

9月20日,菜鸟裹裹举办2020年发布会,CEO李江华宣布菜鸟裹裹「1234战略」:未来一年,100城寄快递可按需送达上门,20万寄件点将覆盖全国,30城上线环保袋,服务4亿用户。同时,菜鸟裹裹宣布品牌升级,邓伦化身菜鸟裹裹「首席寄术官」,为菜鸟裹裹代言。

但在当天,菜鸟裹裹却以另外一种方式上了热搜,知乎上一名高校学生撰写的一篇名为「因为菜鸟驿站强制下载菜鸟裹裹APP,所以我选择起诉」的文章迅速起热,话题相关的提问也后续出现,该提问在知乎用户热议之下一度登上全站热榜前十,相关话题在微博下也引发不小的讨论。

菜鸟裹裹此次选择邓伦作为代言人,本想要撬动年轻用户,当天菜鸟裹裹如愿在年轻用户中留下印象,只可惜是通过这种方式。

用户桎梏

本次菜鸟裹裹身处舆论漩涡的导火线,来自其强制取件人下载APP后才能取件的硬性条件。

9月11日,一名高校学生在淘宝上购买的商品到达学校菜鸟驿站后,收取快递时被菜鸟驿站的工作人员告知须先下载菜鸟裹裹APP才可取件,否则不允许取回自己的快递,而工作人员也拒绝帮其取出快递。在此之前,收件人只需通过淘宝或支付宝出示取件码即可取件。

与商家进行多次沟通无果后,当事人只能选择下载菜鸟裹裹APP取出快递。无独有偶,一星期后,当事人同学在取件时收到短信提示「请打开菜鸟裹裹取件」,在拒绝下载APP后再次被菜鸟驿站拒绝取件,当事人同学的快递被「扣留」在菜鸟驿站无法取出。

接连发生类似事件后,当事人选择起诉菜鸟驿站。9月20日,当事人在知乎上更新一篇名为「因为菜鸟驿站强制下载菜鸟裹裹APP,所以我选择起诉」的文章记录此事,文章中对菜鸟驿站不下载菜鸟裹裹APP就不允许学生取件的行为提出了质疑。

在微博中可以发现,「高校菜鸟驿站强制要求下载菜鸟裹裹」的话题最早在6月份就开始发酵。另外,此事发生之前,在应用市场中菜鸟裹裹APP的评价下,也能看到用户对取件时强制下载APP行为的不满,这说明菜鸟裹裹此前就已经开始强制用户下载应用。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消费者享有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的权利;消费者有权自主选择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经营者,自主选择商品品种或者服务方式,自主决定购买或者不购买任何一种商品、接受或者不接受任何一项服务。

此事件中当事人原本可以出示淘宝或支付宝内提供的身份码取件,也可以出示短信通知的取件码要求菜鸟驿站工作人员将快递取出并交付,亦可自主选择下载菜鸟裹裹APP通过内置身份码取件。但菜鸟驿站告知学生务必下载菜鸟裹裹APP才能取件的行为,实际上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

该文章发出后,菜鸟驿站官方人员联系到当事人,并就文章当中所列举的问题在电话中进行沟通,表示将对当事人所在学校的站点进行约束和调整:表明会张贴公告禁止强制下载,提倡多元化取件方式。但当事人希望能够在全国进行统一整改,此事如今仍然在协商阶段。目前为止,除了当事人所在的学校已经进行整改,在该文章的评论区中显示,其他学校依旧存在需要下载菜鸟裹裹APP后才能领取快递的情况。

除此之外,当事人在文章中提到,怀疑菜鸟官方把APP用户量纳入考核指标。针对此疑问,相关问题下有快递从业人员解释了该现象。其回复中提到,早前在2017年菜鸟网络已有强制下载菜鸟裹裹APP的行为。当时菜鸟官方给驿站经营者的解释是避免收件人被取货短信骚扰,减少驿站短信成本(使用菜鸟裹裹APP默认收不到短信),提高出库效率(收件人可以一键取件)。

更何况,相比较短信,通过APP来取件的过程相对麻烦,也增加了时间成本,在推广时遇到了不少阻力。但为了APP的用户量增长,菜鸟官方把推广菜鸟裹裹APP作为菜鸟驿站的硬性考核指标,直至今日,菜鸟驿站的「线上取件」功能还是作为驿站考核指标。

目前,作为阿里巴巴旗下的国民级APP,菜鸟裹裹现有寄快递用户已超过2亿人,在阿里公布的财报中显示,去年该APP的用户量已达到1亿,在明年目标是服务4亿用户的前提下,意味着用户数量需要在2亿人的基础上再次翻番。

在这件事上,菜鸟网络为了实现APP用户的增长,手段似乎有些激进。

阿里收网

今年9月可以说是阿里在快递行业布局的丰收之月。

9月1日,圆通速递发布公告称,已经与阿里巴巴达成新一轮战略合作。在本次增资之后,阿里及其一致行动人在圆通的持股比例达到22.5%。

9月11日,中通快递正式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目前,中通快递市值为239.09亿美元,在中通公布的财报中显示,阿里巴巴持股为8.7%,拥有2.6%的投票权,为第二大股东。

9月21日,申通快递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与阿里巴巴签署了新的《购股权协议》。阿里斥资32.95亿元,间接获得申通快递10.35%的股份,此前持股的基础上,阿里累计持有申通快递 25%的股份。此次交易完成后,陈德军、陈小英及一致行动人持有申通公司35.84%股份,仍为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但申通曾与阿里达成协议,允许阿里继续购买其价值近百亿元的股票,交易完成后,阿里将成为申通的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自此,阿里在四通一达中占股分为别:圆通(22.5%)、申通(25% )、中通(8.7%)、百世(33.0%)、韵达(2%)。这也意味着,阿里对快递行业的把控力度再次加大。在阿里近些年对快递行业的投资布局中,菜鸟网络基本没有直接投资四通一达,对快递公司的投资大多数由阿里巴巴进行。某种程度上,阿里是快递行业生态圈的组织者,目的是培养选手,而不是将自己变成选手。

2013年菜鸟网络成立之时,股权结构为天猫占比43%,银泰集团占比32%,上海星泓投资与富春物流分别占比10%,圆通、中通、申通、韵达、顺丰各占1%。当时马云多次表态:阿里永远不做快递,菜鸟网络的「智能骨干网」建起来后,不会抢快递公司的生意。

实际上,上述几家快递企业投资5000万入股菜鸟,更像是一种约定和安抚,1%的股份占比本就没有什么说服力。之后菜鸟网络能够顺利推动快递行业的变革,更多的底气还是源自于背后阿里的加持。

在2014年5月,菜鸟网络推出公共电子面单平台,当时电子面单面向商家开放免费申请接入,但反馈的效果很差,电子面单的使用率尚不足5%,时任菜鸟COO的童文红只能亲自出马,在保证菜鸟只提供产品工具,单号由快递公司主导的前提下,快递公司才勉强接受,但整件事情的背后,也有阿里调和的影子。

此后,菜鸟网络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快递行业的趋势,在行业一派欣荣的表象下,菜鸟的快速崛起对于传统快递行业却不容乐观。拿电子面单来说,在前者的普及下,快递企业们得以实现包裹分拣自动化,快递末端的配送效率有效提升,但这样的核心技术和标准掌握在菜鸟手中,快递公司的话语权将会减弱。

除此之外,与菜鸟深度绑定的快递公司与消费者的联系也被弱化,菜鸟通过对订单和最后一公里驿站的把持,掌握着快递行业的用户流量入口,菜鸟在快递收派件、中转、干线运输等各个环节的数据切入,正在逐渐减少快递公司本身技术实力的存在感,另外,快递公司在核心业务升级和附加价值挖掘上也会有所欠缺。

总而言之,在快递公司在和菜鸟网络的合作过程中,菜鸟网络虽然对其输送数亿级别的订单,但快递企业承担的角色更倾向「包裹运输」,这让快递公司们正在丧失行业内的主动权。如今菜鸟裹裹的进一步扩充用户量,或将加剧这种变化——在阿里的物流扩张下,快递公司可能会沦为阿里生态中的一环。

总结

菜鸟裹裹诞生之初,只是作为百世快递的寄取件服务存在,借助于菜鸟驿站及淘宝天猫运费险抵扣的平台化优势,菜鸟裹裹短时间成为国内最大的散件寄递入口,后来随着阿里对通达系快递的把控不断加强,菜鸟裹裹才成为了多家快递协同服务的快递平台。

后来随着菜鸟裹裹平台流量的不断扩大,阿里逐渐意识到了菜鸟裹裹的重要性,菜鸟裹裹也成为阿里在快递行业布局的重要一环。

在最刚开始的时候,菜鸟驿站通过短信验证码来告知收件人取件,后来为了推广阿里旗下淘系APP,菜鸟网络在短信通知中加入一条短链接,短信接收者点击该链接后将下载APP。现在,菜鸟网络直接在短信中说明,需要下载APP才能取件,对于用户来说,由于处在不对等的市场环境中,大部分人只能默认这种方式。

在中国的商业史上,巨头垄断行业后重新制定规则的事情不在少数,这种情况下,消费者缺失了选择权、知情权,我们应当对此警惕。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