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度独立 智能的灵魂 卖货的命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0-10-09

人工智能方兴未艾,国庆节前百度宣布旗下“小度科技”完成独立融资,由百度资本及CPE战略领投,IDG资本跟投,投后估值约200亿元,百度公司对小度科技仍然拥有绝对控制权。此举被解读为适应国内资本市场,为国内上市做准备。

小度独立的初衷是什么,200亿估值的包袱会不会太重?

百度CEO李彦宏表示小度科技实现独立融资是百度在孵化创新业务并协同公司核心发展战略的结果,未来小度科技与集团战略业务协同也将更深入、更紧密。对此,或许会有人难以理解,既然从百度独立出来,怎么反而成了“更深入”、“更紧密”关系?

实际上,百度资本是百度在2016年成立的按照独立市场化运作的基金,百度CEO李彦宏兼任百度资本的董事长及投委会主席,相当于百度通过“左右倒右手”的运作方式,将小度的公司结构独立化,但最终控制权仍由百度CEO李彦宏来决定。至于“更深入”、“更紧密”只是对一家公司变成两家公司后形成的新关系的形容词而已。

大公司根据自身战略考量常会将一些细分业务独立,例如菜鸟独立于阿里,京东健康独立于京东,腾讯音乐独立于腾讯等。相应的,百度将小度科技独立融资,也是为了小度可以更好的发展,初衷主要有几个方面:

一、独立对外融资。大公司对于子业务的发展每年都有规划和预算,而独立之后的小度不再完全依赖百度的预算分配,可以独立对外融资,自行安排自身的市场支出,财务控制上更宽松自由。

二、独立品牌形象。近几年百度在AI业务上投入了大量精力,但其股价表现平平,资本层面并没有直观显示出对百度AI技术的认可,独立之后的小度则是百度AI的其中一张重要名片,200亿的估值是在侧面展示百度的AI实力。

三、独立市场权限。此前小度的发展需要完全按照百度集团的业务规划来执行,产品开发与推广受到集团安排的制约,独立之后虽然仍需要协同百度的整体战略安排,但在业务发展规划层面可以有独立的市场权限。

四、独立人才策略。这几年今日头条快速崛起,吸引了不少百度人才的跳槽,小度独立后方便为百度AI人才留下更充足的物质奖励空间,业务发展直接与人才策略挂钩,未来独立上市有股权奖励机制,可以激发独立团队的积极性。

五、独立合作关系。从现阶段小度科技的产品形态来看,有软件和硬件两个产品方向,软件层面需要音乐、故事等更多的内容服务商,硬件层面也需要有愿意搭载DuerOS的合作伙伴,小度科技独立有利于自行发展产业链合作关系。

简单讲,百度将小度科技独立主要是给其充分的自主权以便可以适应市场变化,同时引入外界资本可以减少在资金投入方面对百度过高的依赖,另外也可以间接向资本传达百度AI实力被低估的态度。

不过,资本对百度股价的冷淡,不是针对百度,而是对旷视、商汤等大多数人工智能公司都产生了怀疑,人工智能的变现能力至今未得到实质性的体现。百度并没有公布小度科技的融资规模,只是声称投后估值为200亿,但本轮融资是由百度资本领投,知名投资公司IDG只是跟投方,这个估值能否可以充分代表外界对百度AI技术的充分认可?

小度科技的发展方向与旷视、商汤等人工智能公司不同,与天猫精灵、小爱同学相近,前两者有资本估值,而后两者没有。在百度的最新财报中也没有明说小度的营收能力,只说AI新业务收入实现两位数同比增长,成为未来营收增长的重要引擎。

百度财报称,作为百度AI新业务的战略重点,人工智能硬件品牌小度表现依然亮眼:2020年6月,小度助手月交互总量达58亿次,比去年同期增长57%。目前小度助手技能商店提供了超4000个技能,小度助手开发者社区已经拥有42000多名开发者。

财报中的小度成长非常迅速,但参考近期旷视、商汤等人工智能公司的境遇,小度科技一上来就达到200亿的估值,在下一轮融资之前的市场业绩压力会比较大。

智能音箱是控制入口,不是流量入口,无法变现

独立后的小度科技值不值200亿,主要还是得看资本对小度的未来预期。不妨先探讨几个问题:

第一,是否相信未来智能音箱会走进千家万户;第二,是否认可智能音箱是智慧家庭的控制入口;第三,是否相信语音交互未来可以成为人工智能的标配交互方式;第四,是否认同小度在语音交互等人工智能技术领域拥有竞争优势。

简单总结后就是两个问题,是否相信人工智能的未来,是否认为小度在未来会有一席之地?如果资本选择相信小度的未来,有百度做依托,估值200亿其实也不高,而且在目前的国内智能音箱市场,小度音箱是与天猫精灵和小爱同学同处于第一梯队的大玩家。

数据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全球出货量再达到1.469亿台,同比增长70%,其中小度全年总出货量1900万台,年同比增长171%。 而根据Canalys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Q1全球智能音箱出货量为2030万台,其中小度全品类出货量370万台,位列国内第一;在有屏音箱领域,小度智能屏系列产品出货量250万台,以43.9%的市场占有率蝉联全球第一。

基于以上两组数据,可以粗略算一下小度2019年的营收情况,其中无屏音箱以119元(旗舰型价格)计算,有屏音箱以399元(X6型价格)计算,再参考Canalys数据中有屏与无屏的比例,小度智能音箱2019年的营收约58亿人民币,算是小度独立融资的基础业绩支撑。百度财报中没有披露小度具体营收细节,以上仅供参考。

智能音箱市场在快速增长,小度的销量也保持不错的市场份额,智能音箱也被公认是未来智慧家庭的控制入口,但问题是为了抢市场,智能音箱本身没有利润,另外控制入口也不代表是流量入口,即便用户经常使用智能音箱也很难完成广告变现。

相比手机端的微信、淘宝等数亿活跃度的产品,智能音箱几千万销量根本谈不上是“入口”。小度的核心技术是人工智能,智能音箱只是市场切入点,从长期来看,只依靠智能音箱这单一硬件爆款产品,很难撑起小度未来的市值,所以小度要么需要丰富硬件终端体系健身,要么提升软件及内容服务能力。

以目前智能音箱与手机APP的关联体验紧密性来看,用户不会因为使用了小度音箱就在手机端依赖小度助手APP,短期内小度助手的粘性还无法与主流APP产品相比。如果软件短期打不开市场,只能先着手将小度打造成智慧家庭的控制入口,这就不得不考虑小度的合作体系建设与关联设备的出货能力问题了。

天猫精灵与小爱同学都是想卖货,小度也走卖货路?

智能的灵魂,卖货的命。

小度虽然自诩是人工智能产品,但也得面对现实,如果想抢占智慧家庭的入口,必须可以接入更多的家电类产品,这个问题不解决,小度音箱就仅仅是个智能音箱而已。天猫精灵和小爱同学都在智慧家庭产业链的市场关系上进行了布局。

今年初,阿里将天猫精灵与阿里云IoT进行资源整合,在7月阿里云IoT与天猫精灵又宣布联合成立AIoT创新中心,包括设立针对场景挖掘、产品设计和工业设计的鹰眼、凤舞、觅奥三大创新实验室和一个(虎屹)质量监控中心。

同时推出了“精灵伙伴计划”等配套措施,并规划建设城市和产业带实验基地,杭州成为首个示范试点城市,慈溪、嵊州的家电产业带成为首批试点基地。另外在内容和服务生态上推出“双百计划”,在内容和服务生态上再投入100亿元,进一步扩大生态圈;针对AIoT生态圈进行升级,打造百款千万级妙物智能设备。

天猫精灵的策略是两手抓,一手是利用阿里销售能力的影响力,招纳硬件合作伙伴支持天猫精灵系统;另一手是投入资金购买软件内容与服务,帮助提升合作公司硬件商品的吸引力。硬件厂商很现实,销量是他们营收来源,谁能为他们带来销量,就会与谁合作的更紧密。

小米以小爱同学为核心构建的米家策略主要是品牌与体系的输出,米家的市场运作方式是找那些非知名品牌的生产商合作,赋予他们米家的牌子并在小米的商城体系中进行销售。小爱同学的智慧家庭合作体系建设中几乎囊括所有常见的家电设备,另外小米早已不是一个单纯的手机品牌,而变成了一个全品类的智能终端商城。

小度对外宣传已支持超过1.1亿的设备,囊括了博联、创维、海尔在内的400多家主流家电品牌,覆盖品类超过40种。在6月1日时,小度还宣布与中国家电巨头美的生活小家电达成战略合作。另外还挖角了小米生态链公司智米进行合作,紫米智能终端产品可以支持小度唤醒控制。

小度音箱看起来对外合作关系很多,但与小爱同学和天猫精灵相比,并不具备顶层控制能力。若只是粗浅的控制合作关系,合作品牌可以与小度音箱合作,也可以与小爱同学或天猫精灵合作,最终这些品牌更看重谁能帮他们出货更多,而天猫和小米在市场销售能力上目前都要强于小度。

假设未来的某一天,智能家电生产商也要面临智能音箱控制入口二选一的问题,他们不得不选择对其销量影响最大的一方,如果小度对合作智能家电品牌的销量没有实质性帮助,就更有可能成为被抛弃的那一方。

说小度是“智能的灵魂,卖货的命”的原因正是如此。小度的核心无疑是人工智能,但若想把智能音箱作为小度AI载体,并以此切入智慧家庭成为控制入口,就必须要先解决卖货能力的问题。

对小度而言,这已不是单纯的技术开发问题,而是涉及到合作供应链、品牌运营以及市场销售等一整个产业链问题,小度必须独立去做此前百度并不擅长的事。

也许这也是百度将小度独立的原因之一,未来小度难免会越做越重,而百度一直是以技术为主的轻资产模式,现在将小度完全独立,对双方都更为有利。

文/科技不吐不快 (ID:tucaokeji)

喜欢可关注,不喜可吐槽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