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活仅增加700万难掩尴尬,阿里离亚马逊还差6个京东?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0-11-06

业绩以“稳”著称美股市场的阿里巴巴,本季度交出了一份不太理想的财报。

美东时间11月5日美股盘前,阿里巴巴发布了2021第二季度的财务报告。季度营收和年活跃消费者数虽实现同比增长,但均不敌预期。财报发布后,阿里股价盘前跌近3%。截至美股研究社发稿,阿里巴巴股价报287.70美元,总市值为7785.47亿美元,较财报发布前跌去逾200亿美元。

财报发布的前几天,蚂蚁集团波折的IPO之旅,令阿里的股价经历较大的震荡,美股和港股跌幅一度接近10%。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对手京东、拼多多和美团的股价上涨不少。以拼多多为例,11月4日晚,拼多多收盘涨幅达13%,市值一夜暴涨1000亿元,而这已经是它年内第二次经历此般涨幅。

放眼全球电商市场,阿里一直被拿来与亚马逊做对比,与阿里7785亿美元市值相对的是,亚马逊的总市值为1.67亿美元,并且不少投放分析师预测亚马逊市值有望冲刺2万亿美元大关。

亚马逊在上周发布2020财年Q3最新财报,美股研究社试图通过对中美两家电商巨头最新财报的对比,管中窥豹,透视到中美两国的电商行业未来的发展走势,以及探讨阿里未来可能的发展道路。

新增用户数走低“削减”营收涨势,阿里出海与亚马逊竞争 日烈

截至2020年9月30日,阿里核心商业收入为1309.22亿人民币,与去年同期的1012.2亿人民币相比,同比增长28%。

九月为电商传统的淡季,通常9月的电商销售额为全年较低水平。本季度阿里巴巴核心电商业务28%的营收涨幅,或许应该归因于疫情后使得用户需求持续线上化,此外自入秋以来推出的划算节等活动,对于电商业务收入的提振作用明显。

阿里的财报数据显示,年度活跃消费者数量达7.57亿,同比涨幅9.2%,环比涨幅2%。月活跃用户数为8.81亿,同比涨幅12.2%,环比涨幅0.8%。

本季度虽然用户数据保持增长态势,但是从涨幅上来看已经明显放缓,阿里的月活用户环比增长仅为700万左右,达8.81亿,但比市场预估的8.99亿少了将近1000万,创历史最低记录。

用户增速层面阿里显然已经遇到“瓶颈”,而这层“瓶颈”也直接影响了阿里本季度营收,阿里二季度的季度总营收为1550.6亿人民币,虽实现30%的涨幅,但仅比此前分析师预期的1548.41亿元略高2.19亿,且30%的同比涨幅为近八个季度最低。

从阿里巴巴与亚马逊在本财季的电商销售额上,亚马逊的销售额还是领先于阿里巴巴,亚马逊在2020财年Q3的电商销售额为846亿美元,显著高于阿里约合192.8亿美元的电商销售额。刨去以美元计价的影响,美股研究社认为背后的原因或许在于:

亚马逊电商平台客单价以及单件商品的利润率高于阿里,这一部分是因为亚马逊自营商品销售占主导地位,其销售额远高于第三方卖家电商销售额。自营Prime会员费部分推高了亚马逊的客单价,此外第三方卖家平台入驻服务费也间接提升其商品售价。

三季度亚马逊自营和第三方卖家电商销售额的增速都高于阿里本季度电商销售额增速,在财报中亚马逊管理层表示,预计第四季度净销售额将达到1120亿美元至1210亿美元,这标志着该公司净销售额将首次超过1000亿美元大关。而美股研究社认为下个财季阿里与亚马逊在电商销售额上的差距或许还会扩大。

在本季度用户增速疲软的背景下,阿里也在积极向海外寻求增量市场,为其电商业务上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财报中,阿里旗下的东南亚电子商务平台Lazada在2020年9月季度的订单量同比增长了100%。

亚马逊Q3财报显示,北美本土电商销售额为594亿美元,同比涨幅为39%,国际电商销售额为252亿美元,同比增幅为33%。从近七个季度国际市场电商销售额增速来看,亚马逊的国际电商市场正在稳步扩大。

将“出海”视为重要战略并动作频频的阿里,未来在国际电商市场与亚马逊的竞争也将会更加激烈,对于二者的出海新动向,美股研究社也将会持续关注。

阿里云业务转向提升“吸金力”,亚马逊AWS领先不只“半个段位”

9月,阿里云栖大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宣布阿里云进入2.0时代,标志着阿里云业务能力由以IaaS层资源服务为主向PaaS层服务加强。PaaS层相较于IaaS层,能够获得的利润将更为可观,而本季度阿里云业务也似乎迎来了重大拐点。

财报数据显示,阿里云业务的营收约为2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4亿美元相比,同比涨幅达60%;与上一财季的17.5亿美元相比,环比上涨25.7%。

从近六个季度阿里云的营收数据看,其增速保持在60%左右,远高于亚马逊AWS月30%幅度的增速。本季度云业务营收占据总营收的比重已经提升至9.6%,上年同期这一比例为7.9%。

虽然本季度云业务仍未盈利,但是亏损局面已经在大幅收窄。本季度阿里云亏损人民币1.56亿元,而2019年同期为亏损5.21亿元人民币,同比收窄幅度达6%。管理层预计云业务将会在2021财年下半年实现扭亏为盈。

可以说,在本季度电商业务增幅不甚亮眼的背景下,云业务60%的涨幅或许可以增强投资者的信心。与亚马逊的AWS对比,虽然在增速上领先,但阿里云在绝对规模和盈利能力上依然远落后于亚马逊AWS。

亚马逊云业务的吸金能力十分强劲,也是目前为止披露的唯一盈利的科技巨头的云业务部门。Q3 AWS营收仅占总额的12.1%,但贡献的毛利润占比高达55.8%。得益于云业务较高的毛利率,亚马逊三季度净利润也实现近200%的增长。

二者差距除入局时间的先后有别外,中美两国云服务市场规模差距也是重要变量。长远来看,中国的云服务渗透仍处于早期阶段。据iResearch统计,预计2020-2020年中国云服务市场规模年复合增长率将达36.5%。

聚焦到国内云服务市场,阿里云业务目前占据头号地位,已有超50%的A股上市公司和超80%的科技类公司在使用阿里云的服务。

2020年上半年,阿里云业务收入中非IaaS收入占比已达55%,付费客户从IaaS到PaaS、SaaS产品投入持续增加,得益于高毛利业务PaaS/SaaS收入的快速增长,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显示出阿里云的潜力。

在越来越多的企业转向云计算的背景下,亚马逊等云计算巨头的营收持续保持增长,在国内市场份额靠前的阿里云,也有望继续保持增长。

巨头们“针尖对麦芒”,阿里巴巴估值能否超越亚马逊?

本周二,蚂蚁集团赴港上市遇阻重创阿里巴巴股价,本次财报后因多项关键指标不及此前市场预期,财报后股价也再次下跌。据雪球数据显示,自今年年初至今,拼多多同期上涨幅度达198%,京东同期涨幅达159%,而阿里的股价涨幅为35%,较之拼多多、京东逊色不少。

虽说下沉市场成为阿里用户增长的关键市场,但让人担忧的是,阿里的对手正在加速赶来。

二季度拼多多的年度活跃买家达到了6.83亿,跟阿里的差距首次缩小至5900万。上个季度,京东新增的用户数量是3000万,拼多多新增5510万。目前来看,京东跟拼多多在下沉市场的进击动作都很激进,对阿里用户增长承压不

目前来看,电商业务依旧为阿里的核心业务,多年的发展使得其基本盘仍然稳固,但在国内市场也面临京东、拼多多两大最强对手的竞争压力。而与国际市场的亚马逊比较来看,亚马逊的总市值几近两倍于阿里巴巴,作为中美电商平台两大巨头,二者难免不被拿来比较一番。阿里今后的估值有无可能超越亚马逊呢?美股研究社的观点如下:

第一,阿里的支付业务为其电商板块持续赋能。相较于亚马逊而言,阿里巴巴除涉及电商业务外,其数字支付业务也是其核心业务之一,从蚂蚁集团在港交所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数字支付和信贷业务为阿里巴巴贡献了不少利润。

虽然蚂蚁集团已剥离阿里巴巴,但是二者高度的互补关系,也将使得阿里在今后将持续从蚂蚁集团的个人支付与消费信贷业务上获益。电商平台商品销售与平台支付之间强大的联动关系,是亚马逊目前并不具备的。

第二,阿里的本地生活服务。本季度阿里的该项业务收入为88.39亿元(13.02亿美元),与去年的68.35亿元人民币相比同比增长29%。财报显示这主要是因为每笔订单的平均收入增加。

今年10月,首家盒马生鲜的会员店在上海开业,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上也向前迈进了一步。不过,这条赛道不只是阿里在发力,美团在本地生活服务方面也具有较强的优势,目前美团的总市值已经逾2000亿美元,与阿里构成了强烈的竞争关系。

亚马逊也在北美市场积极布局线下零售,但是鉴于北美线下零售额高于线上零售的市场环境来看,美股研究社认为亚马逊的线下零售业务很难与沃尔玛相抗衡。而国内市场,线上零售在近十年一直呈现迅猛增长态势,且用户线上消费习惯,因而阿里的本地生活服务未来有较大发展空间。

综合较之,美股研究社认为,长期来看疫情有望促进线上消费渗透与商业活动数字化,这将有利于电商平台在业绩上实现一定突破。未来阿里如何在电商业务上筑高竞争壁垒,巩固这一核心业务的竞争力,以及在云计算、本地生活、大文娱等领域扩大其竞争力,或许是抬高其估值的关键。短期来看,阿里市值赶超亚马逊不现实,但或许冲刺万亿美元市值大关是阿里眼下最需要攻克的门槛。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