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资本关却难过服务关,天鹅到家能“飞”多远?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1-07-05

曾经毅然退市的58同城又回来了?7月3日,家庭服务平台“天鹅到家”向SEC(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递交了上市招股书,计划以“JIA”为股票代码在纽交所IPO。倘若上市成功,天鹅到家将会成为“中国家庭服务平台第一股”。

在天鹅到家的持股比例中,可以看到58到家持股占比76.7%,天鹅到家创始人陈小华持股2.5%。其实天鹅到家就是原来的58到家,去年9月改名,如今天鹅到家成了58集团退市之后首个上市的拆分板块。

当年58同城以“一个神奇的网站”的口号迅速崛起,并且凭借服务分类“大而全”的特点一路高歌猛进直至上市。然而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58同城的优势却渐渐“变质”成了负累,成为了导致58同城没落的重要因素。

如今天鹅到家又在准备上市,似乎预示着58同城在资本市场卷土重来。尽管行业前景远大,然而“互联网+家政”模式实际上依然存在短板,甚至照当前的实际情况来看,难以解决传统家政服务行业固有的问题,加之天鹅到家自身也并非尽善尽美,能“飞”多远还是未知。

一、58同城“精耕细作”紧跟时代,天鹅到家获资本青睐

当年的58同城在互联网行业是不可忽视的存在:2005年正式上线;2011年进入谷歌的全球TOP 100网站榜单中,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信息分类网站;2013年,58同城赴美上市,成为“美股信息分类第一股”;2015年,58同城收购了安居客和中华英才网,还与当时最大的对手“赶集网”进行了合并。

至此,58同城迎来高光时刻,在中国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市场的份额迅速增至81.6%,58同城可以说是妥妥地站在了行业的金字塔尖上,一时间在同领域再无敌手。

那时进入58同城网站,涉及的服务类目非常多,包括招聘、房产、二手车、宠物......可以说囊括了几乎所有的本地服务分类。在PC时代,这种模式给58同城带去了巨大的流量。但是在2015年之后,58同城开始逐渐掉队,收入增速连续4年下滑(从2015年~2019年分别为185.11%、69.54%、32.62%、30.48%和18.56%)。

这主要是由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58同城那种“大而不精”的模式已经不吃香了。 虽然信息孤岛、信息茧房不是什么特别好的词,但是却能从某个角度反映出深耕垂类才是移动互联网的主流方向,所以我们看到饿了么、boss直聘、贝壳找房、瓜子二手车这类专攻某个领域的应用纷纷崛起,而58同城这种“样样通”的打法显然已经落伍了。

58同城核心增长业务数据的下滑引来了做空机构,致使其股价持续下跌,58同城逐渐失去了资本的“宠爱”,截至去年第一季度,58同城营收25.6亿元,同比下降15%,运营亏损达5580万元。

但毕竟是曾经站上过顶峰的平台,“余温”也并不低。去年9月,58同城宣布达成私有化协议,看似是在资本市场上的“失败”,但实质上58同城仍有实力,其交易估值为87亿美元,成为自奇虎360私有化以来,美股科技中概股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私有化交易。

此后,58同城也逐渐意识到要在发展策略方面做出转变:从“大而不精”转为“精耕细作”。 于是在今年4月拆分安居客,完成了2.5亿美元的融资并且计划赴港IPO。如今天鹅到家走的也是类似的路线,可见58同城改变了PC时代“大包大揽”的作风,顺应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潮流,深耕垂类领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举措。

从实际情况来看,58同城的拆分措施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提交IPO申请之前,天鹅到家已经获得了资本青睐,完成了4轮融资,除了其母公司,投资方还包括腾讯、菜鸟、红杉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可见天鹅到家在资本市场很吃香。

此次的招股书中显示,天鹅到家募集到的资金将主要用于产品技术升级、改善家庭服务基础设施、提升天鹅到家的品牌和服务认知度,以及潜在的战略投资和收购用途。58同城经营模式的转变,为其在资本市场带去了转机,天鹅到家乃至58同城也已经准备好要讲出资本喜欢的故事。

然而这个故事究竟能讲多久?这并不完全取决于资本的态度,也不是说有了“互联网+家政”的模式就可以万事无忧了,因为天鹅到家还面临着一个比资本更难过的关卡。

二、靠“烧钱”烧出一片天,天鹅到家却难过服务关

中国的家政市场到底有多大?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自2015年起,中国的家政服务行业进入稳步发展的阶段,到2020年中国家政服务市场规模已达8782万元,相较于2015年增加了2.5倍左右。

2020年,中国新增的与家政相关的企业超过97万家,同比增长200%,迄今为止中国市场上的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家政”的公司已经超过193万家,从业者数目高达3000万人。

鉴于中国的实际发展状况,包括中国整体经济增长、人口老龄化以及家庭可支配收入增加等,对于家政服务的需求也在逐年扩大。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家庭服务总支出为9090亿元,预计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以年复合增长率18.5%的速度增至2.1万亿元。

天鹅到家的CEO陈小华曾经在公司内部表示“得阿姨者得天下”。目前天鹅到家在互联网家政市场份额排名第一,但在该领域万亿级的市场天花板中,占据的体量尚不足3%。从招股书中披露的财报来看,天鹅到家的亏损仍在持续,而销售与营销方面的费用逐年增加,看上去天鹅到家还处于烧钱求发展的阶段。

不过好消息是,虽然天鹅到家的体量还不算大,而且还在烧钱,但亏损幅度正在逐年收窄:平台年度净亏损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从2018年的148.2%降至2021年第一季度的60.7%。另外天鹅到家的毛利率也在连年增长:从2018年的13%增至2021年第一季度的46%。

如今单身经济、懒人经济、银发经济盛行,可以肯定中国的家政服务市场必然前景广阔。而天鹅到家作为行业的头部平台、资本市场上的“香饽饽”,理应一帆风顺高枕无忧,可事实却远非如此。

在家政行业,不管名声多响、靠山多大、多受资本青睐,也不能“忘本”,服务质量才是家政行业的重中之重。 可近年来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天鹅到家的投诉超过了1000条,投诉问题的类型包括服务人员态度差、服务质量不理想、平台不退服务费等。

更严重的是在今年3月,有媒体曝出“深圳雇主聘用天鹅到家保姆期间,发生了婴儿不幸死亡事件”的新闻。这类事件对天鹅到家的口碑和未来的发展会造成严重的打击,即使天鹅到家最终成功上市,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服务层面产生的问题和存在的缺陷,那么也终将埋下隐患,在未来爆发出更大的问题。

由此看来,资本并不能决定一切。最要紧的是,天鹅到家现在还没能完全成熟,过不了服务这一关,恐怕也无法“飞”得太远。

三、量变容易质变难,解决行业痛点才能尝到行业甜头

要解决这些问题,首先就要提升准入门槛。

一直以来,家政行业的门槛都不是很高,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入职之前也往往得不到专业的培训,自然无法满足与时俱进的家政需求。

所以作为“互联网+家政”模式的先锋,天鹅到家其实是应该担负起这方面的责任的,例如建立一套更为严格的行业标准,包括管理与考核体系、用工标准、全新的培训内容和服务流程等。这才符合“精耕细作”的方向,也才更能体现出“互联网+家政”模式的优越性。

“互联网+”之所以先进,数字化的体现是必然,解决传统行业的痛点也是理所应当的,不然互联网介入家政行业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但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互联网只是把家政服务的信息移植到了网络中,对于传统家政行业真正的痛点还没能解决。想要解决这些痛点是个漫长而繁琐的过程,因此这个模式并没有太多巨头加入。

当然情况也在慢慢发生转变。今年4月,京东上线了自营家政服务,虽然仅向北京市的部分地区开放,但也足以说明巨头对这个行业有了关注。而京东的入局或许也能够给天鹅到家施加一些“压力”,促使其尽快担负起应负的责任,对于优化家政行业的秩序也能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

从消费级市场的角度来说,只有让用户对互联网家政平台建立起足够的信任,才有可能在后期使得互联网家政行业实现质的飞跃。要达到这种效果,互联网就必须起到切实的作用,真正去解决传统家政行业的问题。否则即使家政市场的前景再广阔,互联网家政平台在未来恐怕也无法尝到太多“甜头”,那么58同城想借天鹅到家实现的“野心”也难以成为现实。文/东方亦落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