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双叒叕上调派送费,这次“四通一达”们能坚持多久?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1-09-01

继中通、圆通、申通、百世快递宣布上调网点末端派送费之后,几乎在同一时间,韵达和极兔也将上调派送费摆上了桌面。

虽然此次派送费上调只有0.1元的额度,但据澎湃新闻报道,以一个月整体派单5000至10000件为例,快递小哥的工资能增加500至1000元左右。

每单0.1元的涨幅看起来不大,但以快递公司动辄上千万的日均单量计算,累积下来金额也不小。据艾媒咨询统计,2020年9月韵达的日均单量约5000万票,以此为基数计算,全年韵达要多支出18.25亿元。而韵达2020年年报中透露出全年的归母净利润仅为14.04亿元,这样看来韵达把全年利润补上都还不够。

在这种情况下,“四通一达”们为什么还会不约而同的上调末端网点派费?此次上调又会带来什么影响呢?

一、极端内卷下,行业等待一个改革的契机

2020年,一只兔子闯入看似平静的中国快递市场凶狠地搅弄风云。在其“不要命”的低价打法之下,快递行业的单票价格普遍下降,据艾媒咨询统计,去年9月顺丰控股、韵达股份、圆通速递、申通快递的单票收入分别为18.47元、2.15元、2.18元和2.18元,同比变动分别为-15.16%、-31.31%、-20.38%和-22.70%。

这种情况到今年依然没有好转,甚至愈演愈烈。在发货量最大的义乌单件快递的价格甚至已经被压到0.8元,在这种不健康的竞争模式下,快递公司或许还能凭借融资硬撑,但末端网点和快递员却需要面对收入直线下降的窘境。

《2020年全国快递员基层从业现状及从业满意度调查报告》显示,目前超五成快递员月收入不超过5000元人民币,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只占1.3%。收入持续走低的同时,快递员还要面临没有社保的风险,同时,很少有快递网点与快递员之间签订规范的劳动合同,这都导致了快递员的流失率不断上升。

在这个时候上调派送费,有留住快递员稳定大盘的意义。

此外,由七部门在7月联合发布的《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也是促使整个快递行业重视快递员收入的诱因之一。但值得注意的是,《意见》中提出了保护快递员合法权益的八项措施,“四通一达”们却只选择性地看到了“劳动报酬”这一项,其余的要求如社会保险被“战略性忽视”了。

实际上,快递企业纷纷上调派送费的背后是稳定末端网点,为即将到来的双十一做准备。但正如前文提到的韵达案例反应的那样,多数快递公司的全年利润甚至无法覆盖上调后的总支出,“通达系”这么爽快的上调,难道想要做慈善吗?

被外界忽视的是上调派送费引发收件费用上涨的连锁反应。企业的本质是盈利,快递公司也不例外,在利润无法覆盖额外支出的时候,这“0.1元”一定还是要从消费者身上“薅”下来。最直接的案例就是在知乎上已经有网友提出收到了通达系公司涨价的通知。

笔者认为,很难说这次派费上调是快递业价格战偃旗息鼓的前兆。毕竟在这个行业派费上调早已不是新闻,在2017年甚至更早就有过一轮全方位的派费上调,但事后行业乱象依旧。

快递行业想要根治低价乱象剜去毒瘤,还差一次大刀阔斧的改革。

二、小伤不治易成大患,快递行业行至悬崖边缘

现代快递物流行业随电商的发展而崛起,从成型至今至少已经过十五年,为什么还动不动陷入价格战呢?此次派费上调至少暴露出了快递行业如今普遍存在的三个问题。

1、行业仍属于劳动密集型,进入壁垒低

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共性在于科技性不强,主要依靠人工生产产生价值,与目前快递业的重合度非常高。

虽然今天“通达系”们几乎都启用了自动分拣系统试图标榜自身的科技属性,但“被智能化”的仍然只是品类分拣这一工作,揽件、派件这些关乎企业生死的工作依然依靠人工。这也是为什么稳定快递行业要从提升快递员的工资待遇开始。

这使得快递行业的整体进入壁垒低,且企业难以产生护城河。在资本大量涌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就容易导致低价竞争的情况出现。

2、依赖菜鸟裹裹,服务与利润难以提升

纵观今天快递行业的玩家,除了顺丰和京东还坚持自营外,其余几乎都与菜鸟裹裹深度绑定。

菜鸟裹裹作为阿里面向C端用户推出的物流收发平台,一开始只是为了方便消费者寄件、收件,但随着其平台体量逐渐做大,话语权不再掌握在消费者或者快递公司手上。

这也直接导致了现在普遍的快递放在菜鸟驿站而不送货上门的情况。对于快递公司来说,菜鸟驿站提升了快递员送货的效率,节约了成本。从前一个片区可能要十个快递员才能完成的送货任务如今一两个快递员就能完成。利益驱动下,即使关于送货上门的投诉非常多,快递公司也难以下决心改变。

据菜鸟裹裹的公开报告,截至2021年6月其用户数已经突破3亿,并保持着高速增长。菜鸟裹裹手握大量散单寄件资源,几乎已经在行业内拥有绝对主动权,换言之,菜鸟裹裹已经握住了快递行业的命脉。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菜鸟提高抽成比例,“通达系们”也无可奈何。

3、未形成行业标准,容易陷入恶性竞争

十五年过去,关于快递行业到底该如何发展,业内还没有给出正确的答案。还没有快递公司找到真正健康、高效的方式,因此一旦出现搅局者,依然会出现靠低价抢占市场、大幅压缩利润的情况。

或许这也与快递行业目前还没有一家掌握市场定价权的寡头出现有关。团购行业、网约车行业也曾出现过类似的“混战”情况,最后都是以业内出现超级巨头作为结束。但团购、网约车与快递不同的是前两者的寡头企业自身便是流量入口,容易以流量为基础筑起产业壁垒,而目前还没有快递企业满足条件。

因此,即使如今整个快递物流体系已经基本成熟,但依然很难做出快递行业已经进入平稳发展期这样的结论。

三、监管施压行业,快递企业日后走向何方?

原则上说,如果整个快递行业不做出改变,那么像今年这种“0.8元发全国”的现象还会出现,快递员的收益被一再压缩的情况还会反复。

针对目前整个行业存在的问题,笔者认为至少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突破:

1、加强收寄端的科技砝码

之所以会发生收件价格一降低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就是快递小哥的情况,就是因为科技成本是固定的,而人工成本是浮动的。

增加快递收寄端的科技权重,一定程度上可以固定成本、减少恶意压价的乱象。纵观整个配送行业,已经有企业先行迈出了这一步,如美团无人配送车就是科技赋能下最好的例子。

2、头部企业联合制定行业准则,避免恶性竞争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相对而言,快递业目前接收到的来自官方的监管压力较小,这也导致如今的快递业大多处于“散养”的状态。

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因为快递作为民生行业之一,利润低使得资本兴趣不大的缘故。相对于正处在风口浪尖上的K12教育,快递业似乎始终没有“热”起来过,但这并不是业内企业可以肆无忌惮打价格战的理由。

年中财报季后,价格战的弊端已经很明显——上半年几乎所有快递公司营收增长都较为可观,但净利润却普遍下降,甚至有一半企业出现了亏损。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展成长期现象,有影响力的头部企业应该联合起来制定出行业准则同时自觉遵守,共建行业健康发展景象。

3、以改善营收结构为目的探索新模式

在目前主流的快递企业中,只有顺丰的营收结构相对多元化,除快件外,还涉及了供应链、冷运及医药以及同城急送等,而其他如中通、圆通等营收则主要围绕快递和货代两块,相对较为单一。

而这会导致企业的抗风险能力不强,中报季后快递行业利润集体下滑甚至有企业出现转盈为亏就是最好的例子。

快递企业需要寻找新的增长曲线以改善营收结构。其实,随着5G、AI等技术的蓬勃发展,研发数据平台如SaaS是个很好的方向。

结语

外界对此次快递企业集体上调0.1元派费褒贬不一,归根究底,可以将其理解为在价格战愈发病态的情况下,监管和市场及时施压逼迫企业自救的行为。此次事件后,快递企业需要认识到行业真正的问题所在,否则“狼来了”的故事讲多了之后,狼就真的来了。

作者 茫茫

文|松果财经(ID:songguocaijing1)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