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出估值超百亿的“国民种草机”,这两个80后不简单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1-10-21

来源 | 熔财经

文 | 陈三

小红书,现在年轻人手中最为“热闹”的种草平台。

“吃喝玩乐”前,翻一翻笔记,找一找标准答案,成了躺平一族无言的默契,小红书也一度成为了搞定年轻人古怪刁钻胃口的神器。

近期,这个能读懂年轻人内心的平台传出将寻求上市,知情人士透露,小红书考虑将上市地点从美国转到中国香港,并进行规模至少5亿美元的IPO。

很快,小红书回应,公司会阶段性与资本市场保持沟通,但暂无明确的IPO计划。

有意思的是,继今年4月起,小红书屡传上市。

虽未能圆梦,但这个已深植年轻人世界的平台,历经沉淀,俨然有了一些“积蓄”。

根据易观数据,截至2021年2月,小红书月活达1.38亿,日活5547万。小红书官网公开资料,2018年6月,完成超3亿美元D轮融资后,估值超过30亿美元。

漂亮的数据和成绩,昭示着这个正中年轻人下怀的平台,发展正一片明朗。

同时,随着这场盛宴的开展,有两个做局者也正挑逗着大众的兴致。

一个海归学子,一个种草剁手达人,老友的饭局不“单纯”

从“全世界的好生活”到“标记我的生活”,小红书的slogan从未远离“生活”。

生活成了小红书的灵魂,它的诞生也极具生活化。

两个创始人,一个国外留学,一个外企白领,一场简易的老友饭局,寒暄间一拍即合地达成了创业共识。

对于这一份深厚的“革命友谊”,缘由则更生活化。

2006年美国一场交流活动上,一段熟悉的武汉方言吸引了武汉人瞿芳的目光,回头看一个浓眉大眼的帅气男孩正用武汉话打电话,于是一场认老乡的环节也就此展开。

“说起我和毛文超两个武汉人,从小一个住三眼桥,一个住新华路,走路不过十几分钟。城市给予的文化印记让我们俩之间有种天然的默契。”

瞿芳对于这份情谊解释道。

而在谈到合伙创业时,“我交友毕竟随性,没有太多计划性质的东西。就是大家喝喝酒,说最近想做一点事情,要不要一起研究?所以都是靠信任走在一起。”

后期的毛文超曾这样提起。

显然这场意外的结识,随性的组局,它的到来前期并未有过多“设想”。

后期组建起广为人知的小红书,“低调”的毛文超、瞿芳原来是“强强联合”。

海外留学的毛文超,人生的履历堪称开挂。

小学到大学的升级打怪中,总是扮演王者的角色,也俗称为“别人家孩子”的典型。

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大名鼎鼎的贝恩咨询,做着令人艳羡的咨询师。

不安现状的他几年后又华丽转身攻入美国斯坦福大学读MBA,不断丰满自己的羽翼。

如此的实力,进入金融界或投资界,才是人生发展的“正轨”。

然而人生就是这样的出奇和随机,2012年,毛文超暑期参加了腾讯资助的“创业夏令营”,被投资圈的大佬们发现。

金沙江的林仁俊说“一旦他下定决定,我们就给钱。”

真格基金的方爱之怂恿“你现在辍学,我就投。”徐小平则笃定“文超我肯定是要投的,因为他眼睛炯炯有神。”

创业夏令营变成选秀营,在一众投资大佬追捧下,毛文超得以重新审视了一番自己的职业规划,准备创业另谋天地。

“创业这件事,无论在别人看来有多么不靠谱,风险有多大,或者是有多愚蠢,自己都不管了。”

于是在读斯坦福MBA的第二年,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赔偿贝恩资本100万违约金,辍学拿着备好的天使投资创业。

“认准了目标,就要一头扎进去。”

如他自己所说。

另一个人生“出轨”的则是搭档瞿芳,她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就职世界五百强企业贝塔斯曼,前途无量。

随着老友的一声吆喝,猛地进入了一条看不清人生方向的轨道。

“理由很简单,也很直接,因为喜欢,所以去做,天经地义!而且我相信自己完全可以做好!”

从瞿芳自己的解释来看,这个女孩有点“傻”,有点“拎不清”,有点“天真”。

相比毛文超的经验十足,早已是跨界电商领域的行家,瞿芳对行业的了解则显得一片空白。

“跟着感觉走”,“一开始并不完全清楚要做什么”。

揣着一肚子的热情,只身陷入一场迷途,在家人和朋友看来有点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早期的瞿芳如同职场菜鸟。

但就是这样的闯劲和野劲,带着种草、剁手的消费者切身体验,匆忙辞去月薪数万的好工作,毅然决然地与好友组局去“干一番大事”。

狭窄的领域,折腾出了一家超百亿估值的“玩局”

“你说我们要做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创业初期,一次在飞机上,毛文超问瞿芳。

“当然要做一家伟大的公司啊!”

开过一天会的瞿芳,又累又困,便随口说出了答案。

惊喜的是,小红书也正是如此行进。

“限购吗”、“排队吗”、“金色有吗”、“能刷信用卡吗”、“能刷不是自己名字的信用卡吗”。

这是2013年12月小红书仅上线一周时间,毛文超去香港为朋友代买iphone5s后,在小红书留下购物笔记后引来的群问。

两个月后的春节,小红书里就遍布了从美国、韩国、日本、台湾等海淘整箱iphone5的购物者的心得体会。

“七天假期里,用户数量增长了整整7倍,而且一分钱推广费也没花。”突然爆火的购物笔记差点让系统崩溃。

看似一场毫无章节的创业逻辑却是有章可循。

不走旅游路线,不走购物路线,而是选择一条鲜有人进入的狭窄赛道—国际旅游购物领域。

“小红书不是电商,也不是跨境电商,而是关注用户独特想法的生活社区,客户定位在90后,向客户群不厌其烦地介绍海外购物攻略。”瞿芳曾多次强调。

“旅游就只是旅游,没有任何购物攻略,这实在是让购物狂们抓狂的一件事。”毛文超认为。

定准方向后的两个年轻人,相比误打误撞,显然多了一份一往无前的勇气。

然而这一场“修行”必然是超负荷的运行,“两个人压力很大,融资时,基本上每天只睡3、4个小时,一睁眼就是用手机刷小红书以及国内外先进的各种社交媒体。生活跟工作完全没法分开,下了班躺在床上也要考虑公司的事情。”毛文超透露。

且在初期很长一段时间,小红书只为他人做嫁衣,一度被调侃为活雷锋,免费为其它购物平台贡献流量。

好在,两个朝着共同目标前进的年轻人挺住了初期的坎坷和磨难,蛰伏是积蓄能量最好的方式。

一个负责战略和融资,一个负责运营和管理,一个主外一个主内的完美合作模式下。

倒腾出来的小红书走出了一条坦途。

2014年2月底,小红书APP在苹果应用商店旅行类免费榜中排行第25位,排在其后的有携程、马蜂窝、穷游锦囊、去哪儿攻略。

2015年,小红书用户超2000万,他们开始决定进入电商市场。推出的第一款商品就来自国外的一种清洗液,仅一分钟时间,就卖出2500多瓶。后在29个国家建立海外仓库,郑州和深圳的保税仓面积超5万平方米,上海设立备货仓。同时5000多万建成一套国际物流系统,确保每一步都能追溯。

2016年,小红书在线商品超70个大类,1万多种商品,最高峰1小时狂销两个亿。

2018年5月,小红书用户突破5000万,月度销售额突破10亿,成国内最大海外购物平台,估值超150亿。

2019年1月,小红书用户突破2亿,半年后用户数突破3亿。

2020年6月,小红书月活用户破亿,单日笔记曝光超80亿次,成为中国最大的生活分享平台。

从以上维度来看,小红书的发展履历亦如两个创始人华丽的人生轨迹,顺风顺水、一片光明。可细究一路走来,如今的小红书却并非未如表面看上去的那么风光,也并不像看到的那么令人省心。

小红书急剧成长,“家长”不好当

“用户体验十分重要”,毛文超一直强调。

可后期的小红书却在“散漫”中自我发挥,并未完全按照这个“大家长”的想法前行。

刚刚结束的国庆,被小红书种草的用户在满怀期待中来,在吐槽声中结束。

从小红书上的“粉色沙滩”,再到唯美浪漫的“蓝房子”,无一不在滤镜加持下尬吹。

实景和照片相差太大,有网友去过后直白吐槽:“小红书真的害人”。

然而此次的“失真”并非首次。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统计数据,2016年“双11”和“黑五”期间,小红书以27%比例位列投诉榜第一。2017年“黑五”网购期间,小红书还是以46.54%比例位列投诉榜第一。

2019年,小红书APP上曾出现了9.5万篇涉烟类的软文,文章以测评、种草的形式包装烟草广告,以此传播烟草信息、美化吸烟行为,误导大众对烟草危害的认识。

此外,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小红书APP内还存在微商公然发帖展示售卖国家违禁药品,以种草名义引流到线下无资质医疗机构和游医,甚至向用户安利5日速成学会微整形培训班等违规违法现象。

以上种种,小红书变得越来越远离初衷,造假、代写、刷粉等等行为下,大众对小红书也越来越不信任。

当初为确保正品,采用海外直采+自营模式,2015年,与意大利范思哲,法国香奈儿,澳大利亚保健品牌Blackmores等100多个品牌达成战略合作。

作为理工男,拿数据说话,对待客户投诉每一条都会仔细阅读,员工眼中严谨的老板形象,“没办法,老板太认真了,任何事情都瞒不过他。”

可在后期一系列的“诡异”事件面前,年轻的创始人显然也有点“力不从心”了。

2019年7月,小红书被华为、OPPO、vivo等手机应用商城下架,“小红书APP被各大应用市场下架”也成为了热议话题。

一场“烟草门”事件更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小红书一波接一波的质疑不断。

小红书被迫作出调整,急忙推出《品牌合伙人平台升级说明》,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品牌合作人规则升级事件,被取消资格的KOL达12000人,合格的仅5000人,这也直接影响到KOL生产内容的积极性和丰富度。

“目前小红书97%的内容由UGC贡献,每天曝光量中UGC内容占比70%。这是一个非常健康的社区数据表现,升级对我们内容生态没有大影响,小红书是UGC平台,这才是平台的定性。”瞿芳当时对于这场自救行动曾表示。

但一次性下架超万名KOL遭到了KOL联合声讨。

除此种种,令毛文超、瞿芳伤脑筋的事情并没有完。

作为最有谈资的“种草”平台,日活超两亿的微博、有3C技术型内容创业者的B站等也有“种草”功能,小红书面临的挑战并不小。

后期入局直播板块,打通电商业务,但面对淘宝、抖音、快手等强劲的对手,显然小红书要想在这片业务上吃上蛋糕并不容易。

为寻求经济增长点,小红书还试水过线下店铺。2018年6月,小红书在上海开设实体店小红书之家“RED home”,仅闪现不到两年,2020年元旦实体店关门撤店,宣告小红书想打通线上线下业务的愿望落空。

综上来看,如今的小红书虽有强大的用户基数,仍无法停步喘息。

屡传上市屡次澄清,也正说明现阶段的小红书或许还没有准备好。可见,后期的小红书要讲出新故事,两位年轻的创始人还要花费更多心思。

“一定是直线距离最短、也最直接。”企业的成长必然会面临大大小小成长的烦恼,也正如小红书创始人毛文超所说,对未知的困境要抱有一种超然的乐观,才能有朝着更好方向努力的动力。

参考资料

1、《小红书赴港IPO暂无明确计划 未来能否撑起百亿估值》—和讯网

2、《小红书创始人瞿芳:因为喜欢,所以去做,天经地义!》—天下杭商

3、《毛文超&翟芳研究(上篇) ——企业家能量系列之二十八》—蓝海经济观察

4、《28岁哈佛学霸创办小红书现身价4百亿:有目标的人真可怕》—时小慢慢

5、《小红书折戟美股IPO》—犀牛财经

6、《小红书毛文超:电商“搅局者”,除了马云,他最懂女人》—网罗资讯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