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直播平台新赛程:负重前行与危中求生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1-11-18

一场燃爆全网的EDG夺冠,给正在承压的国内游戏行业打了一针肾上腺素。

人们恍然发现国内电竞产业已日益成熟。作为产业链上重要一环的直播平台,也经历了大浪淘沙般的洗礼:从“千播大战”到虎牙、斗鱼和企鹅的三足鼎立,再到虎牙、斗鱼的双领先格局。

而随着“虎斗”合并案被监管方摁下之后,游戏直播市场也开始进入新的竞争阶段。虎牙、斗鱼近身缠斗外,还有快手、抖音、B站对游戏直播的虎视眈眈;另一方面,随着游戏电竞行业的发展逐渐专业化、体系化,如何度过这个需要思考与蛰伏的“冬眠期”,是摆在所有参与者面前的一次大考。

如此境遇之下,同属游戏直播赛道的虎牙与斗鱼又会呈现怎样的发展态势?11月中旬,两家游戏直播平台先后发布了2021年Q3财报。从双方数据来看,既有创新高的MAU数据,也有放缓的增长速度,既有连续多季度盈利,也有持续亏损的疲态尽显。而这些对比的数据背后无一不透露出一个结论:斗鱼已被虎牙远远甩开。

我们不妨以此为样本,在交迭互现的数据和折线中,来一窥未来游戏直播发展的新态势。

斗鱼失速

眼下,游戏直播领域的虎斗之争正在朝向天平的一端倾斜。

经过三季报数据的对比观察,虎牙与斗鱼的发展与处境大相径庭,出现了明显的分化。斗鱼Q3季营收23.48亿元,较去年同比(25.47亿元)下降了7.8%;而对手虎牙营收则达29.76亿元,同比增长5.7%。

营收同比增长的一负一正之间,是虎斗双雄正在不断拉开的距离。实际上,自从2019年斗鱼营收规模数据被虎牙超过之后,就一直未能翻盘,始终被虎牙压制一头。而现在,营收出现负增长的斗鱼似乎已没了斗志。

逆境成长才是更真实的考验。虽然重压之下行业增速也在放缓,但这就要看谁能扛得住大势,跑得赢大盘。显然,斗鱼已困于增长陷阱。

从占据了斗鱼营收贡献绝对份额的直播业务看,其颓唐之态尽显,三季度实现22.11亿元收入,相比去年同期的23.49亿元下滑5.4%;直播业务之外的广告及其他业务收入甚至出现了30.5%的降幅。

从盈利能力看,斗鱼也并没有向好的迹象。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三季度公司净亏损为0.73亿元,同比由盈转亏。事实上,斗鱼从去年四季度至今已连续4个季度亏损,而虎牙则持续实现正向盈利。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个数据是毛利率,三季度虎牙GAAP毛利率为16.9%,比斗鱼的11.9%高出5个百分点。

如果说营收利润增长是上市公司当下发展状态的最直接呈现,那么用户数据变化则是体现互联网上市公司发展趋势与潜力的重要指标。三季报中,我们在用户数据上也同样看到了虎斗双雄的分化。

三季度移动端MAU数据上,虎牙为8150万,同比增幅14.7%;斗鱼则为6190万,同比增幅3.9%。月活数与用户规模增速上,斗鱼双输虎牙。而从MAU环比增速看,虎牙还在迅速拉开与斗鱼的距离。

付费用户数恐怕是斗鱼为数不多领先虎牙的重要指标,但如果斗鱼不能保持足够的增速,恐怕亦很难保持领先。三季度,斗鱼付费用户数为720万,而虎牙为600万,虽然较斗鱼有差距,但虎牙环比增长了40万,而斗鱼则是原地踏步。

尽管付费用户数上虎牙低于斗鱼,但由此凸显出的虎牙付费用户更优质、付费能力强则是毋庸置疑。而斗鱼自打合并方案公布,似乎就一蹶不振,静等合并完成;直到到合并方案被否,也迟迟找不回状态。

“前狼后虎”

千播大战、熊猫出局,直播行业曾经历风起云涌,而当下B站、快手等中短视频平台来势汹汹,虎牙斗鱼们迎来新战局。

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用户对直播平台的忠诚度源自何处?答案显而易见——版权和主播在哪里,用户就在哪里。

而在这方面,中短视频平台成为了新的威胁,快手早在2019年就开始发力游戏直播,比如首播英雄联盟总决赛(S9)、直播全平台首个和平精英主播对抗赛等活动,都彰显着快手对于游戏电竞的热情。

此外,游戏直播的内容可以为短视频提供素材,在拥有海量用户的短视频平台中,天然更容易获取关注度,这是斗鱼虎牙未拥有之优势。

去年8月快手就公布过好成绩——游戏直播月活突破2.2亿,游戏短视频月活超过3亿。另据东方证券研究所统计,2021年1月份,快手游戏主播开播数量已经超越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主播开播数量总和。

这样的赶超态势恐怕还在延续。小葫芦统计数据显示,近三年的二、三季度游戏分类开播数,快手超过斗鱼虎牙甚多,B站也于今年三季度在“网游竞技”分类下的开播数首度超过了虎牙和斗鱼。

| 各平台游戏分类开播数 来源:小葫芦数据

凭借海量用户的优势,短视频平台的吸引力令人难以拒绝,这是斗鱼虎牙们的短板,也埋下了主播被挖角的隐忧。

这一隐忧已经有了爆发的先兆,如2019年出圈的“斗鱼一姐”冯提莫和动漫头部主播Lex就被另一大对手——B站高价挖走。斗鱼在平台夹击中显得如此势单力薄,煞费苦心培养出来的头部主播到头来却是为对手做了嫁衣。

B站一度因游戏收入占比高被调侃为一家游戏公司,其在游戏直播领域的发力也不手软。早在2019年,其就耗资8亿元夺得《英雄联盟》3年独家直播版权,掠食游戏直播的决心可见一斑。

虽然在今年热门大赛S11期间各项数据仍未赶超虎牙,但砸钱抢版权给B站带来的益处显而易见,EDG夺冠当晚,B站直播间最高人气峰值一度达到5亿(非观看人数),同时观看人数较去年S10增长超150%。

在喊着“去游戏化”的口号同时,B站对于游戏内容的重视却从未减弱,从上游的游戏研发与发行到下游的直播,B站正在打造游戏全产业链闭环。

在与虎牙的多年争斗中,斗鱼逐渐步入下风,外来抢食者也给斗鱼带来更大压力,如今直播领域的竞争残酷程度恐其实不亚于千播大战时代。

那么,前狼后虎的局势下,虎牙、斗鱼等“老牌”游戏直播平台谁能防守阵地?

以例侧写。由腾讯出品,脱胎于《英雄联盟》的自走棋手游《金铲铲之战》在今年8月26日上线,拿下App Store免费榜Top1,各平台主播纷纷开播试水。

9月15日之前,斗鱼是每日开播数最高的平台,而随着时间推移,蹭热度的主播纷纷离开,虚高的数据慢慢蒸发,斗鱼是数据下滑最大的直播平台,到9月末斗鱼被虎牙反超。

反观虎牙,在今年第三季度,其直播移动端MAU达到历史最高,次月留存率继续稳定在70%以上,守住了自己的用户基本盘。

优胜劣汰的轮回中,斗鱼是最危险的那一个。

合规新赛程

竞争之余,游戏直播已经驶入了呼唤清朗与规范的新赛程。机锋暗藏下,如何将自身竞争力建筑在合规和安全的框架内,是各游戏直播平台必须考量的事情。

从几次严格的监管措施中,可以窥见游戏直播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

首先,合规化是不容跨越的红线,挖掘游戏的正向价值是游戏企业及直播平台共同的责任。在这方面,斗鱼恐怕还需更加注意,频频爆出的涉黄涉赌事件,不仅给企业本身的前景蒙上阴影,也给行业的发展带来不良影响。

早在2020年7月,央视就曾曝光斗鱼涉黄直播,称晚10点后直播内容不堪入目。经有关部门约谈整改后,最近又有软色情擦边球的动作。今年10月,在热门游戏《DOTA2》一年一度世界大赛期间,斗鱼的自制宅话会节目出现了女嘉宾大秀火辣身材、舔瓶盖、蹭抱枕的暗示动作。

利用“软色情”吸引短期不健康流量,还将面临整改受罚的风险,斗鱼此举,无异于饮鸩止渴。

其次,完善的内容生态建设是直播平台实现商业闭环的核心,其强大与否直接关系着惠博平台的商业能力和盈利能力。并且,版权越来越受重视的当下,行业不再对内容侵权有容忍空间。

在斗鱼优势分区Dota2频道,今年上半年仅有两个世界级major赛事,斗鱼都退出了对版权的争夺,将达到流量峰值的机会拱手送给了虎牙。在内容生态建设上略逊一筹,直接影响到营收、利润等经营指标,对于平台的竞争力无疑是极大的削弱。

在内容争夺上失利的斗鱼选择了下下策——侵权。今年6月,广州互联网法院作出判决,斗鱼在明知未获得虎牙授权许可的情况下,在直播中大量使用虎牙享有著作权的ESL PRO LEAGUE第11季赛事画面,侵害了虎牙的著作权权益。斗鱼最终被判赔偿虎牙100万元。

在商业活动中,杜绝无序竞争,让平台运营回归到健康合规的轨道上,斗鱼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最后,落点是履行社会责任。作为行业明星企业,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履行社会责任也是应有的担当。

在线直播平台的内容传播力不断加强,对于社会的影响也在日益扩大。同时,直播平台的内容生态早已实现了多元化,这意味着直播平台不仅是娱乐内容传播的平台,也是严肃内容的传播渠道。

遗憾的是,在此方面,斗鱼也有所缺位。今年3月,文化和旅游部开展网络文化市场集中执法检查,重点检查低俗庸俗媚俗、炫富拜金、危害社会公德等禁止内容问题。斗鱼直播被督促落实自查清理工作,处理问题直播间356个,封禁相关账号27个,拦截删除违规弹幕36万余条。

而就在今年国庆节期间,斗鱼直播在APP开屏挂出辱华公司H&M的广告,引发了大批网民的反感及投诉,随后#斗鱼国庆期间为HM挂开屏广告#话题迅速冲上微博热搜第一位,不少网友对斗鱼进行了抵制。这背后暴露的,恐怕是斗鱼内部审查和管理的巨大漏洞与不足。

清朗、合规的内容生态不仅是直播行业最近的监管风向,其本身也是健康行业生态的必然要求,只有平台以身作则,严格自我要求,对社会作出有益贡献才能打开企业竞争成长的空间。

结语

斗鱼、虎牙的缠斗代表了游戏直播行业的发展变迁。

无论如何,双方都将在互联网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只是大浪淘沙后,这对“双骄”尚未摆脱竞争的现状。

令人唏嘘的是,斗鱼与虎牙掰手腕的资格正在逐渐消失,面对虎牙就已压力重重,其是否还有余力应对新入局者的追赶,恐怕不久便知。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