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只做广告商,智能硬件能否支撑起360的梦想?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2-07-14

文|熔财经

作者|佘九

“做公司不能免俗”这是很久以前周鸿祎说的。但要给互联网至今各路大佬来个“不俗”排名,周鸿祎肯定能“深得民心”,其次才是罗永浩。

当然,不是说360有多么不俗,而是周鸿祎过往的种种语出惊人,实在是互联网界的“一股清流”。不过这些年来“互联网斗士”变得低调了很多,以至于几年前一篇“人民想念周鸿祎”获得了巨大流量。

现在,周鸿祎的大炮,不再只是对准别人,连他自己也不放过了。在前些日子的第九届互联网安全大会上,周鸿祎直言不讳“360的商业模式有点奇葩。”

央视点名、自认奇葩,360的商业模式是啥?

如何评价360,这个问题其实蛮难的。你说他不好,人家确实在互联网安全领域有着卓越贡献,在不少重大国家级活动上也备受认可。你说他好,站在C端用户角度一直颇受争议,内存占用大、弹窗广告多、捆绑安装软件等一系列问题,让用户直呼“苦360久矣”。

今年315,360就曾因虚假广告问题被央视点名;前不久,央视《每周质量报告》又曝光了江苏省消保委对电脑网络弹窗的调查情况,其中360安全浏览器15分钟内弹出窗口次数多达9次,360又一次因广告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

于是,就有了周鸿祎在互联网安全大会上的一番发言“360的商业模式有点奇葩。是挣得最庸俗的广告钱......人一旦进了广告模式,就会有很多过激行为,所以广告弹窗不少,有些用户抱怨。”

那到底360的广告有“多多”?据360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共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 116.15 亿元,同比下降 9.55%,其中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收入为人民币 75.12 亿元,占比达到64.6%以上。虽然相比2018年106.58亿元的广告收入,无论在规模或占比方面都有所下降,但仍然逃脱不了外界的质问。

被如此质疑的,当然也不只有360,如百度、腾讯都有这方面的苦恼。“去标签”是他们的共同“梦想”,但“标签”或许并没那么好去。像百度多年来一直在不断进行业务扩张,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广告收入达到189亿元,依旧占核心业务收入的81%。为什么?与360的安全业务一样,百度的智能驾驶也好,360的云业务也好,难赚钱啊。

然而相比起来360更多属于“自找”,原因出在了“免费”两字上。360的“免费模式”始于十三年前。2008年,360杀毒在金山、瑞星、卡巴斯基等巨头的围剿中横空出世,屏幕中“360杀毒永久免费”的广告在不断循环,从而彻底改变了国内杀毒软件行业的格局。

短短两周时间,便实现人覆盖人数2680万,超越卡巴斯基升至第四。然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360杀毒的传播速度堪比“病毒”,仅一年多时间覆盖人数破1亿,此前10年占据国内杀毒市场第一,市场份额达80%的瑞星其用户数量也不过7000多万;2011年,在360杀毒诞生2年后,用户人数突破3亿,市场份额达到75%。

2年时间,便走过了瑞星10年的路,“免费”无疑是360成功的最大因素。对此周鸿祎也相当得意”我的免费,不光动了金山、瑞星的奶酪,我还有2500万的收入。”

“免费模式”给360带去了巨大的流量与口碑,然而如今360被骂“流氓”,或许也是“免费模式”下的必然结果,C端产品都免费后营收不靠广告靠什么?所以说句公道话,骂360的用户多少也有点“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嫌疑。

但这能怪360吗?只能说“360苦免费久矣”。

吃足了免费的“亏”后,周鸿祎:“做硬件坚决不能搞免费”

而今作为“互联网免费模式”的鼻祖,360也终于开始一步步“推翻”自己。

《熔财经》看到,在今年5月的360集团智能汽车战略媒体沟通会上,周鸿祎发表了一篇万字演讲,“免费”这个词被他多次提及。“我还写了一本书叫《互联网方法论》,那已经过了应该有7~8年了。回头看一看,里面一半儿的结论还是对的,就是如何用互联网的这种用户至上、产品为王、极致体验这些思路来做。但有一个观点,关于免费的观点是不对的,就是做硬件坚决不能搞免费。”

这句话想必也不是空穴来风,360在“免费”硬件上是吃过亏的。

2012年,第一个互联网手机品牌小米已经开始挑战“中华酷联”的地位,作为雷军的“老熟人”周鸿祎将自己称之为“除雷军外第二个看懂小米”的人,于是他也毫不犹豫的挥起了大旗,先后与华为、海尔、阿尔卡特等品牌联合推出“360特供机”。以至当年的那场“小3大战”,至今也被人津津乐道。

不过360的特供机却只出现了几个月,哪怕周鸿祎一再强调“高配低价”,可那些合作商们哪见过这么“新潮的玩法”。要低价那就减配,与周鸿祎的想法大相径庭,更别说实现他“免费硬件”的梦了。两年后,再提起这件事周鸿祎还有些嫌弃当年的猪队友们,并表示“后来这些厂家很后悔,如果当初坚定地做下去,今天中国手机市场将会是另外一番景象。”

360就这么错过2013与2014年突飞猛进的互联网手机潮。但在这两年间,周鸿祎“做硬件的梦想”也没停下。“儿童手表”、“空气净化器”、“防丢卫士”、”摄像头”、“随身WIFI”、“360安全路由”等多款硬件陆续上市,但一半都没有太长久的生命,例如360安全路由在上市仅仅三个月,就被周鸿祎亲自叫停了项目并称“以后再也不会做这么傻的产品。”又比如防丢卫士,都还没正式上市就又被叫停。

周鸿祎的执拗劲使多次失败也没能将其击倒,2015年甚至宣布将旗下一款摄像头也将“永久免费”,但那时他也直言,至于免费后如何填平成本和盈利,他也没想好。

同样在2015年,360又一次拾起了手机业务,与酷派联合推出“奇酷”手机,2016年更是经历了与酷派、乐视的三角恋后,奇酷手机正式更名为“360手机”。但罗永浩没想到,周鸿祎同样没想到,就是“互联网手机的春天”对他们而言这么短,360手机在“Other”中苦苦挣扎了两年,于2018年彻底告别了舞台。

2021年当360投身“造车”,周鸿祎算是幡然醒悟才有这句“做硬件坚决不能搞免费”。

从“造手机”到“造汽车”,360的硬件梦合时能实现?

为什么周鸿祎那么执着于硬件产品?或者说硬件对于360到底意味着什么?

从2020年财报数据来看,智能硬件业务是360除广告业务外的第二大收入来源,2020年智能硬件业务收入为人民币21.42 亿元,同比增长27.77%,占到整体营业收入的18.44%。

现阶段,360的4个主要业务项目分别是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智能硬件、互联网增值服务和安全及其他。

互联网增值服务主要是在游戏领域的收入,但当前游戏行业的市场大环境相当相当恶劣,前不久几大官媒相继针对游戏产业“开炮”,先是《经济参考报》发文批游戏产业是精神鸦片、并称之为“电子毒品”;随后证券时报又发表题为《共同维护游戏产业健康发展》一文。在监管依次将目标对准房产、教育和科技行业后,游戏或将成为下一个。

而针对B/G端业务的“安全及其他”业务,目前来看虽然将是360下阶段明确发力的领域,也有8亿营收增长也超过70%,但基数还是太低,无法一下弥补削减广告业务所出现的空白。

所以,在需要缩减互联网广告及服务营收的前提下,且能迅速填补因此而出现的营收空白,或许只有智能硬件业务最靠谱。从结果导向来看,最终360也确实更“看好”硬件,那就是投资哪吒开始造车。

但对于360而言智能硬件业务存还在几个显而易见的命门。首先就是利润率问题,从表中可以看到,现阶段360的硬件业务毛利率仅有18.35%,相比其他业务利率都在70%甚至以上。当然,硬件产品利润率低是整个行业的问题,也不可能会达到如广告、服务一样70%甚至90%以上。问题在于360的智能硬件也未能真正实现“薄利多销”,如小米虽然其手机产品的毛利率只有8.7%,可架不住量大,一年出货量1.46亿台营收可达1522亿。

其次,360缺乏一个“核心”。这可能也是周鸿祎多年来执着于智能手机的原因。像小米、包括之前的华为,都有以智能手机为核心的终端型产品,以此为中心实现智能硬件的扩张,再以服务做支撑,如小米的“手机×AIoT”的生态圈;当然现阶段“核心”不一定为硬件,也可以是系统如华为以鸿蒙OS为核心的生态覆盖。而360在“核心”一直无法成型的前提下,想越过第一步直接走到二、三步,从多年的市场情况来看多少有些不尽人意。

此外,360的智能硬件业务“有,也可以说没有”。什么意思?360并未建立起自己的硬件架构,“儿童手表”、“空气净化器”、”摄像头”、“扫地机器人”......等等看起来全,但不成“体系”。虽然360多次强调只做与安全相关的硬件产品,然而产品太过“分散”所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缺乏强认知。

“造车”会不会成为360反击的起点?不好说,仅以技术角度而言,从老本行“安全”切入这是360的优势,市场也有着切实需求。但人人也都知道造车是一个烧钱的活,雷军10年烧100亿美金的算盘,以360当前的营收可无法支撑起。当然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还是希望的成功的,毕竟没有了周鸿祎的中国互联网,还叫什么互联网。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