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花与莫言,都有苦难言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2-07-24

作者 | 曾响铃

文 | 响铃说

现代版的“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正在这个七月上演。

不久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在自己公号发布头条文章《莫言:这些作品真不是我写的》,用表情包在线打假。

而在莫言发布打假文章之前,还有另一位学者也深陷其中,且更加凶猛,这就是被人“吹”上华为神坛的学者陈春花。

有多猛呢?向来惜字如金的华为,这次也不得不发布声明——华为与陈春花无任何关系,华为不了解她,她也不可能了解华为。逼华为出手的源头,是“网络上有1万多篇不实信息——夸大、演绎陈春花教授对华为的解读、评论和反复炒作......”。

同天,陈春花也发布了声明表示,这些文章不是我写的,且已聘请律师就此类侵权行为追究责任。

一时之间,网络上各种舆论满天飞,秀才们似乎也不能完全说清到底有多少“冒名者”,无一例外都成了受害者。

虽然不少旁观网友大呼莫言表情包在线打假“可爱”,但对莫言来讲,或许更多的感受可能是“可怕而不被爱”吧。而在笔者眼中,莫言和陈春花等学者被“冒名”,其实藏着不少“连环计”——无中生有、暗渡陈仓、浑水摸鱼等等,被用得炉火纯情,背后的目的,当然还是利益。

一、无中生有皆为利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陈春花与莫言等学者,频频被献“殷勤”——很多人自己写的金句、文章、作品,却署上他们的名字。甚至不惜“造神”,如借任正非和华为,将陈春花推上神坛,无中生有。

为什么?无非是为了利益。

《三十六计》对“无中生有”阐释得很清楚——无而示有,诳也。诳不可久而易觉,故无不可以终无。无中生有,则由诳而真,由虚而实矣,无不可以败敌,生有则败敌矣。

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就是,无中生有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把诓骗变成事实,把虚假变成真实,因为什么都没有,不可以打败敌人,只有真实的东西才可以打败敌人。

如果没有,那就造一个,张仪诓楚助强秦,不就是这回事嘛。

如今,一些人对知名学者“无中生有”,当然不是为了军事上“打败敌人”获利,而是在内容网络化、表达流量化、眼球化的今天,去市场上“打动别人”进行圈粉、获利,获利的目的也各不相同。

不管是莫言是没写过的作品、没说过的金句被“冒名”;还是陈春花没写过的“爽文”一波波面世背后,都离不开为了撷取利益的“幕后推手”。

有些人,可能是为了虚荣心。 比如有人假借“莫言”之手,写了一首诗歌《你若懂我该有多好》,结果还被选入某大学教材,据称莫言还因此收到了400元的稿费。

试想一下,如果这首诗歌,不是被署上“莫言”的名,能否照样入选大学教材不好说,但入选的几率大概率是会下降的。再想一下,能够入选教材,说明这首诗的质量不会太差,但原作者为何要署名“莫言”,稿费又不给他,还不能公开说出来,看起来全无好处嘛?其实也不然,至少可以满足虚荣心,有些人人家不差钱嘛。

还有些人,则可能是为了流量。 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内容和流量,其实都相当内卷。不信你看看做内容的,头发白的真不少。原因很简单,真实的、新鲜的、好故事很稀缺,尤其还是跟名人有关的故事,因为一般人接触不到。

那什么是最具“性价比”的流量获取方式呢?编故事啊,编的故事,可以充分保证新鲜(别人没说过)、稀缺(别人没听过)以及保证足够多的“爽点”,博眼球不是小菜一碟,并且这些故事的主角最好还是名人,自带流量嘛。

这次陈春花和华为不就是这样。你看看网上这些被疯传的网文和短视频中,充斥着“陈春花被称为‘华为幕后军师’、‘华为的第二大脑’、‘听了陈春花3点建议,任正非放下身段向离职员工道歉’”等传奇故事,是的,很传奇啊,也很吸引人啊。虽然说得当事人都一脸懵逼(因为不实),但是架不住有流量啊。在互联网时代,流量不就是一切利益的入口么,出名、赚钱,哪个不靠它。

二、暗渡陈仓谁获益?

为了利益,在“无中生有”之后,接着就是“暗渡陈仓”。

如果说写夸大、扭曲事实的“爽文”获取流量是“明修栈道”,那么“卖盗版书获利”就是“暗渡陈仓”。

我们知道,虽然都是为了利益,但是利益的“蛋糕”也分大小。而在陈春花和华为事件背后,最大获利者是盗版书商——只需一本正版书和印刷机等少数投入,就能一本万利,这个明眼人都知道,而这些人也是始作俑者。 他们从引流到变现,已经打造了一个完美商业闭环。

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在其《华为和陈春花都是受害者。真正的施害者,在笑。》中就直接指出——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有一条“盗版书营销产业链”。他们靠“夸大宣传”获得流量,靠“卖盗版书”获得利润。

刘润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同样作为一个知名学者,他自己就经历过——在某篇文章中,他被提及反复救某个集团于危难之中,要没有他,这家集团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这文章当时就把他“吓了一跳”,因为对方集团对这种宣传书的方式“很不满”,后面证实是“盗版书营销产业链在作祟”。看看,这套路与陈春花和华为事件,是不是如出一辙。

多个媒体在调查之后也发现,在众多与陈春花、华为及任正非相关文章和视频结尾,都会放上陈春花的书(多为盗版书),且都会将华为、任正非、北大教授等自带流量的关键词,突出放在标题及内容显眼之处,且往往同样的内容,大批量出现在不同账号之中。

那么盗版书谁获利最大呢?毫无疑问,还是盗版书商。他们的“大手脚”背后,是因为有大暴利。

比方说,就在今年5月份,枣庄市公安局破获了一起制售非法出版物的案件,涉案金额超7亿元,非法获利3200余万元。所以你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这么热衷“造神”了吧。一个知名学者还不够,还拉上华为、任正非这样知名的企业和企业家。

三、浑水摸鱼,也殃及池鱼

陈春花和华为事件的不断发酵,除了始作俑者的盗版书商之外,也少不了舆论场上浑水摸鱼的“标题党”们,他们可以说是类似事件的推波助澜者。

只不过,在一群人的狂欢背后,是少数知名企业和个人的声誉与利益受损。莫言举了个例子,如网传莫言名言警句“我只对两种人负责——我生的与生我的”,其实并非他写的,但“有些人据此批评自己的三观”。

可谓人在屋中坐,锅从天上来,算得上是有苦难言,找谁说理去?苦中作乐,用表情包打波假,算是莫言的幽默本色,但也是无奈打假的反讽。

尽管有了此次澄清,但肯定还有各种各样的伪“莫言作品”“莫言名言金句”在流传,一同存在的还有莫须有的伤害。陈春花、华为、任正非何尝不是一样,也不止是他们,鲁迅、张一鸣、王兴等也未能幸免。到最后,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很多人根本无从分辨,细思极恐。

此外,每次当这种事件出现之后,事件主角往往会面临“多重伤害”。比如,事件发酵后,华为发布的声明也有人骂的。

有人就说了,陈春花作为商业研究学者,也采访过任正非和华为,也将华为作为其学术研究案例之一,再加上现在互联网信息这么发达,她怎么就“也不可能了解华为”呢?华为,你这声明太不体面。

对此,估计华为也很无奈,毕竟声明的本意,只不过是想从这些炒作中脱身而已。

陈春花的声明,同样有人不满。比如有人就说,华为发布声明后,你再发声明,早之前干嘛去了,干嘛不早打假。按照这个逻辑来说的话,那是不是莫言在陈春花之后,写文章说“这些作品真不是我写的”也不符这些人的心意。

事实上,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罢了。不说这些人事情多,而且这年头学者打假真不容易——发行36年的《童话大王》为啥停刊了,只因“童话大王”郑渊洁,要全心去处理侵权。

这些,大概都算作“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人间真实吧。莫言和陈春花们也有苦难言啊……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此内容为【响铃说】原创,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完】

曾响铃

1钛媒体、品途、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等多家创投、科技网站年度十大作者;

2 虎啸奖评委;

3 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4 《中国经营报》《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报刊、杂志特约评论员;

5 钛媒体、36kr、虎嗅、界面、澎湃新闻等近80家专栏作者;

6 “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7 腾讯全媒派荣誉导师、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