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花发布声明,这场流量狂欢该到了收尾的时候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2-08-04

来源 | 螳螂观察

文 | 陈浩然

这个夏天,因网络上出现1万多篇夸大、演绎陈春花对华为的解读、评论和反复炒作文章,把华为和陈春花拖曳进舆论的漩涡。

7月6日,华为发出公开声明,更像是在油锅中滴了水,进而引发大量讨论、冲上热搜,舆论漩涡也越来越大。随后,陈春花对此也作出简要说明。但舆论,依然不止,甚至连“北大”也牵扯其中。

8月3日,陈春花在其公众号发布了一封公开信——《陈春花:一封公开信》,直面舆论中心的三大问题,并展示了更多细节。相信,这场“网络闹剧”和“流量狂欢”,也到了收尾阶段。

声明说了啥

离开漩涡的最好方法,是到漩涡中心去,尽管这非易事。

不管此前华为、陈春花发布声明,还是此次陈春花再发公开信,本质都基于此。纵观此次事件,有三大关键词——华为事件、学历以及北大教授。围绕这三点,此次在公开信中,陈春花全部做出了说明,一起来看看说了啥。

其一是“华为事件”。 正如很多文章分析的那样,其本身是背后最大获利者“盗版机构”为利益,不实宣传炒作的冰山一角,“华为事件”不过是将海平面下的冰山,推出水面而已。在这之前,暗流其实早已涌动。

透过公开信,我们也看到一个学者打假维权之难 ——公开信指出,早在2021年6月下旬,陈春花就已与出版社联动,委托律师起诉相关平台上运营的盗版书商,并按照律师要求先不公布,并于2021年9月23号在法院立案,目前案件还在推进中。

拿起法律武器的陈春花,本意等开庭之时公布打假结果,让真相大白,只不过舆论的“漩涡”先一步到来——打假维权并不容易。不过,陈春花表示“依然会坚持下去”。

其二是“博士学历的说明”,这是大众关心的另一个问题,陈春花的学历确实是博士 ——从公开信可以看到,在1999-2001年两年求学之后,陈春花完成了近十万字的论文,并通过由7名博导、教授组成的答辩委员会考核,最终获得博士学位。

不过,这中间有个政策变动,即2003年2月“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出台,同年9月开始执行。 按照新规,陈春花所获得的博士学位未被国内认可。但可以看到,陈春花获得博士学位的时间,在新规颁布之前。换言之,陈春花获得博士学位时,它是被认可的,学历就是博士,这也没什么好争的。

其三是“北大聘用过程的说明”。 公开信的细节显示,一方面,在北大在聘请陈春花时,对于她的学历问题是清楚的,且专门提出和讨论过其博士学位问题,并经过认真讨论。北大国发院更看重的是管理研究价值与实践经历,因此通过了引进决定,且聘用过程符合程序。

另一方面,在北大人事系统中,陈的学位认证材料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硕士学位。也不存在说,靠博士学历上位。

在公开信最后,陈春花表示经过慎重考虑,做出决定,将一如既往坚持自己的定位——对实践敬仰、守理论自信。

为何主动离开北大?

陈春花的决定,在公开信中没有说的,还有她决定“主动离开北大”。在同一天,北京大学人事部发布的声明显示“收到陈春花老师的辞职申请”,并按程序终止其聘用合同。

没有放在公开信中说明,一方面此事跟公开信要说明的内容无关,另一方面这也是陈春花个人选择问题,不提及此事,也是为了防止有关人士再蹭“北大热度”,而忽略其它内容。

背后的逻辑,其实也好理解。

一是从个人角度来看,陈春花不希望继续与舆论持续拉锯,靠舆论也维不了权,反而会牵扯更多精力和不必要的麻烦。 事实上不管是华为、还是北大,都被盗版机构视为炒作陈春花“造神”的梯子。既然如此,那么陈春花主动分割,让这些梯子“不复存在”,也是对此事“抽薪止沸”。

二是主动离职,对北大和陈春花来说都是一次止损行为。 从公开信中的细节中,可以看出,陈春花十分热爱和珍惜其所从事的研究工作,并感念北大所坚持的不唯学位、不拘一格、兼容并包的识人用人理念。选择主动离职,既帮北大解围,也是个人一次非常有担当的选择——即让自己个人所带来的舆论风波,个人自己担起责任。

事实证明,陈春花的选择无疑是明智的。

就在今天,微博热搜上还出现了两个词条,即所谓的“北大终止陈春花聘用合同”和“陈春花承认博士学位未被认证”,如果只看这两个词条,而没有去看它的前因后果——在“北大终止陈春花聘用合同”前,其实还有一个“收到陈春花的辞职申请”;在“陈春花承认博士学位未被认证前”,还有个“2003年2月‘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出台”。那么不明真相、不问因果的网友,可能又是一波劈头盖脑的舆论。

热搜词条,这个网络信息爆炸时代“快餐”产物,真不知道是进步,还是一种悲哀 。但不管怎样,这之后,这场流量狂欢也该终止了,尽管深陷其中的人,可能还会再一次受到波及。

离开北大, 陈春花未来还行吗?

那么对陈春花来说,主动离开北大、经历舆论漩涡后,未来她会不行了吗?答案是并不会。

一方面,从声明细节可以看到,陈春花并非因去了北大而变得“有价值”,而是因为“有价值”被北大邀请加入。

在被北大聘用之前,陈春花就于2000年5月,在华南理工获聘教授,已是一位知名学者。而在此之前,陈春花也担任了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任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是实打实的企业高管和管理学家,并也因此收到邀请。

这也意味着,进入北大,对陈春花当然是好事,但也仅是锦上添花而已,其作为学者和管理学家的价值早已得到确认。在深陷舆论漩涡时,就有业内人士指出,陈春花是行业大佬级别,业内对其认可度很高。

另一方面,在盗版机构炒作背后,也有陈春花书籍“有价值”的原因。我们知道,盗版书商最终目的是获利,这些人为了最大获利,通常也会选择有市场的书籍进行非法盗版,因为这样“效率”最高。这就跟以前盗版DVD,总是挑最热、最火的电影盗版是一样的,且越火的作品,被盗版的概率和力度就最大,因为有市场价值。

此外,陈春花此次声明直面各种问题、展现各种细节,不避讳也不隐晦,也是一次极具魄力的行为。其实陈春花的选择有很多,很多个人细节,未必要扒开给大家看,之所以这样选择也能看出,作为一位曾经担任过企业高管的学者、管理学家,陈春花遇事当断则断,非常具有决断力。

或许,这对她来说,不过是又一次“破茧”。

总的来说,离开北大这个“金字招牌”,对陈春花来说,同时也脱离了大学这个体制,也因此减少了一些束缚,离开北大之后,陈春花也可以发展更多自身之前所不敢尝试的研究模式和方向。

此外,离开北大,陈春花的个人价值也并不会“减分”——因为这并不影响她是一位有学术成就、且在新希望担任过联席董事的学者的事实。从理论知识到实战经验,陈春花依旧在企业管理者心目中,占据着非常高的学术和实操地位。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未必坏事。

结语

单纯从这次事件前后发展来看,除了幕后的盗版书商,这一次“明面上的主角”都是受害者,陈春花的个人声誉受到了很多不明真相的人的质疑,北大和华为也莫名卷进了本就与他们无关的舆论漩涡之中。

随着陈春花对事件做出的全面说明,也将为这场莫名其妙的流量狂欢画上一个“休止符”。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此内容为【螳螂观察】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