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自由的「锅」,百果园和洪九果品谁来背?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2-12-16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水果自由”、“水果刺客”频频出现在我们身边。

10块钱一斤的苹果,15块钱一斤的砂糖橘,26块钱一斤的油桃,38块钱一斤的葡萄……看着身价一路上涨的水果先生,有人调侃:‘何不食肉糜’,竟在21世纪成了真!旧时有穷人吃大闸蟹充饥,今日有人‘穷的只能吃肉’”?

也有人以上帝视角傲娇地抛出一句:“有些人表面上光鲜亮丽,背地里却连车厘子都吃不起”。

这究竟是一出“网络迷因”,还是水果真的太贵?

作为自由成熟市场的交易物品,本文将透过正在冲刺IPO的百果园和已成功上岸的洪九果品(06689.HK),探讨水果梗的本源:是谁让老百姓原本司空见惯的“标配”变得异乎寻常?问题出在哪个环节?钱被谁赚走了?

水果怎么就成了“刺客”?

今年六月,B站UP主“下铺阿豪爱偷吃”的视频《谁说只有雪糕店才有刺客……》拍摄了他用 7.2 元买了一颗蜂糖李的经过,播放量超过110万。

该视频下,大量网友吐露心绪:长期以来,水果在消费者心中都是物美价廉的存在,可不知不觉间,其姿态已今非昔比,即便在犄角旮旯的小店里,一些不起眼的水果也可能让人望而却步。

事实是,在水果零售市场“南百果,北鲜丰,西洪九”的格局中,打开百果园和洪九果品的微信小程序,15.8元/个的A级奇异果、11.9元/个的招牌冰糖梨、377.5元/个的大芭猫山王榴莲比比皆是,售价高到让人咋舌。

为什么这些基本款的口粮会化身为“刺客”重伤消费者?

从产业链角度看,包括种植环节、流通环节、运输环节、零售环节在内,我国果品业的痼疾可以简单概括为标准化、机械化、数字化的三低和加价率、损耗率的双高。

图源:德邦证券

种植环节,果农高度分散,缺乏标准化、机械化、集约化生产,导致人工成本高居不下(劳动力成本占据我国水果生产成本50%-60%),产品质量良莠不齐。

据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数据,2020年我国水果产业综合机械化率仅约25%,仍为相对薄弱的领域。

流通环节,多级分销链路冗长,滋生不合理加价现象;进入门槛过低,市场竞争激烈,参与者多而杂,没有一家能拿到绝对优势的市场份额。

综合百果园和洪九果品的招股书,中国水果分销和零售市场的格局都很差,2021年CR5占比均不及5%。按照零售额计,该两家位列魁首的公司,市场份额都只有1%。

言内之意,在水果圈拼杀,需要非常小心,因为一不小心就有被边缘化和挤出阵营的风险。

运输环节,冷链辐射半径较小,供应链数字化程度较低,引发果品耗损率高、新鲜度和保质期短等问题。

2021年我国果蔬类冷藏运输率仅为22%,与发达国家95%的平均水平差距甚远,且在运输过程中的损腐率15%,又大大高于发达国家的5%。

零售环节,尚没有形成有效的品牌化运作能力。

总的来说,水果行业是典型的“大市场、小企业”,巨头如果想破局,上述几个痛点肯定绕不开。

作为行业翘楚,百果园、洪九果品均试图从全产业链角度切入。首先,与当地果农建立深度合作关系,规范催花、疏果、采摘、分级、保鲜等环节,以此降低成本,提升产品标准化;其次,打造自身品牌,以品牌思路赋能产品标准化;最后加强数字化建设,使用物联网及大数据分析促进采购、配送、仓储及销售管理。

理论上讲,这样做,不仅能提高供应链多阶响应能力,大幅缩短水果采买、上市周期,也减少途经从农业生产者到终端消费者的多层级分销和转手体系中,一路相伴的加价行为和高额损耗。

节点财经了解到,水果行业各个环节的加价率普遍在10%-35%之间,损耗率普遍在35-45%范围内波动,最后到消费者手里的价格较果园的出厂价翻倍不止。

图源:德邦证券

但不可忽视的,加码全供应链也意味着商业模式由轻转重,最直观的反映便是成本重。

数据显示,2019年、2020年、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百果园的销售成本(包括已出售存货成本、运输费用、僱员福利开支及其他成本)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90.2%、90.9%、88.8%和88.5%。其中,存货销售成本(主要为水果采购成本)分别占销售成本的96.2%、95.2%、95.3%和95.3%;运输费用分别占销售成本的1.6%、2.4%、2.2%和2.1%。

同期,洪九果品的销售成本占总营收分别为81.1%、83.4%、84.3%和86.51%。

左右照镜子,二者半斤八两,“卖水果”的大佬似乎已被水果压的喘不过气来。

换句话说,百果园和洪九果品寄希望的供应链一体化,至少从现阶段来看,并未从根本上瓦解水果生意的沉疴旧疾,即标准化、机械化、数字化的三低和加价率、损耗率的双高,以致也没能体现出数字经济和新零售时代,相对应的成本管控能力和规模化集采优势。

“刺客”依然是“刺客”。

水果不自由

“黑锅”谁来背?

常去菜市场的人,不知不觉间发现:“很多过去‘论斤称’的水果,现在只能‘按个买’。

在深圳工作的刘新告诉节点财经:“虽然现在专门的水果专卖店和水果连锁超市越来越多,但这些店的普遍特色就是‘贵’。尤其是以百果园为代表的大品牌,虽然带动了水果精品化、高端化的趋势,但稍不注意,你可能就会中了‘水果刺客’的招。前几天,我买了一盒阳光玫瑰葡萄,再加半个凤梨,小一百就花没了。”

无独有偶,北京的张静也表示:“今年的水果价格真是贵,一个西瓜,加几斤荔枝,加两三样其他的日常水果,总价就超过了200元。”

水果“不自由”,“黑锅”谁来背?或者说,水果价格节节攀升,百果园和洪九果品赚嗨了吗?

财报显示,2021年,百果园和洪九果品的营收都突破百亿元,分别达到102.89 亿元、102.80亿,同比增速分别为16.21%、78.12%。2022年上半年,二者营收继续增长7.1%、32.03%至59.15亿元、71.52亿元。

但在庞大的规模之下,百果园和洪九果品其实过的很“心酸”,忙前忙后一年下来,到手利润可能也就是营收的零头。

数据来源:招股书、财报等 | 图表单位:亿元

背后,不得不说的是,“卖水果”虽然很热,但其孱弱的盈利能力,让外界很难认为这是一门“性感”的生意。

反映在数据上,2019年-2021年,百果园毛利率分别为9.8%、9.1%和11.2%,净利率分别为2.8%、0.5%和2.2%;洪九果品毛利率分别为18.91%、16.58%和15.69%,净利率分别为7.85%、0.05%和2.84%。

2022年上半年,前者的毛、净利率分别为11.5%、3.2%,后者的毛、净利率分别为18.92%、12.01%。

数据来源:招股书、财报等

相较之下,洪九果品的盈利能力改善较为显著,且整体来看,尽管二者都面临着赚钱难、赚钱少的问题,但洪九果品在创利方面一直优于百果园。

究其原因,或要落到两家公司定位的异同上。

节点财经分析,百果园的定位是高端水果连锁零售,从种植端、渠道端到零售端全面布局,既抓上游又管理下游数千家加盟店,拉扯面积大且精细化,行业内很少有玩家能够做到。可这种打法需要巨额投入,压缩毛利和净利空间。

洪九果品的定位则是分销商,重点在于前端的直采和后端建立分销渠道,客户主要是B端的批发商、零售商和商超等,不参与门店运营,也不继续向C端拓展。在销售链路更短的情况下,洪九果品的成本自然更低(参见前文介绍的销售成本数据),也为利润留出多一些的回旋余地。

但在另一边,洪九果品的现金流和应收账款却不尽人意。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4.50亿、-8.04亿、-9.82亿,均为净流出状态。洪九果品称,这主要系贸易及其他应收款项大幅增加,为优质水果产品做出预付款项。

其中,2019-2021年扣除亏损拨备的贸易应收款项分别为7.1亿元、20.1亿元和37.1亿元,贸易应收款项周转天数分别为106.9 天、87.6 天和103天,流动资金的使用效率有待加强。

小结下来,卖水果的似乎也没那么赚钱,而阻力恰恰就是文中多次提到的水果供应链的“沉疴旧疾”,而这也可以在百果园和洪九果品的IPO资金用途上可见一斑。

招股书中,百果园和洪九果品对于募集资金用途有很多不谋而合的地方:与上游果农建立深度合作、扩大采购网络、强化对于物流仓储的管理能力、打造品牌、加强数字化建设。不同点在于百果园还将加强新零售建设,洪九果品则选择继续加强传统分销网络。

或许,随着二者的”新故事”铺陈展开,深入重构,未来我们真的就离“水果自由”不远了。

节点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节点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文 / 七公 出品 / 节点财经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