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生成新春祝福海报,AIGC从“炫技”走向日常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3-01-20

在ChatGPT的带动下,AIGC可以说是过去一年里最火的概念。

就在临近春节的日子里,一款名为“写作蛙”的微信小程序正在悄然流行。简单输入几句祝福语,就能自动生成图文并茂的祝福海报,包括一段应景的祝福语和一张节日氛围满满的照片,让AIGC和普通网民来了场近距离的邂逅。

深入了解后发现,“祝福海报”的服务提供商是智谱AI,一家起源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知识工程实验室的创业团队,一直定位于做中国最好的大模型,主导研发了多语言千亿级超大规模预训练模型,构建了高精度通用知识图谱,并将两者有机融合打造了数据与知识双轮驱动的认知引擎。

此外, “祝福海报”功能基于昇腾AI,满足了实时的新春祝福生成需求,由西安未来人工智能计算中心提供充裕AI算力,北京昇腾人工智能生态创新中心提供技术支持和服务。

理清了这样的背景,“祝福海报”的走红似乎并不让人意外,就像每年春节期间上演的“技术暗战”,2023年的兔年春节注定是人工智能的舞台。

来自大模型的“祝福”

每一次“新玩法”的出现,都离不开背后的技术创新。

看似简单的“祝福海报”,离不开两个大模型的驱动,一个是千亿参数的GLM-130B,另一个是文图大模型CogView2.5。在“写作蛙”小程序上生成的每一张祝福海报,本质上都是来自大模型的“祝福”。

其中GLM-130B是智谱AI与清华大学KEG实验室共同发布的中英双语模型,拥有1300亿参数的开源开放中英双语双向稠密模型,可用于问答、对话、写作、填空、写摘要、取标题等应用。

为了让千亿级参数的大模型用起来,智谱AI对GLM-130B进行了125TB中英文文本数据的训练,比其他大模型高出了一个数量级;并在保留中间计算结果为FP16的情况下,将GLM-130B 的权重进行量化,在INT8精度的算力下几乎不损失结果,在INT4下也只有极小的损失;再加上零/少样本学习、人类反馈、P-tuning等策略,实现了快速推理、可复现性高、跨平台训练与推理等优势。

按照公开榜单的对比数据,GLM-130B 与 GPT-3 基座模型的水平基本持平。目前已经有中国科协、北京市科委、 华为等数百家机构和个人申请下载了GLM-130B模型,在开源社区GitHub上获得了1600多个星标,千亿参数级高精度的大模型正在被更多人使用。

文图大模型CogView,同样是智谱AI与清华大学联合开发的。

CogView1.0是与OpenAI的DALL-E几乎同期的工作,首次实现了中文到图像的生成;基于CogView2.0开发的CogVideo,是当时最大的预训练文本到视频生成模型,并在CogView2的基础上构建了迭代版本CogView2.5;目前智谱AI正在与清华大学合作研发CogView3,据悉效果将会有一个更新的提升。

当然,想要让大模型落地应用,转变为“祝福海报”这样的全民应用,算力可以说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过去短短几年时间里,AI模型对算力的需求翻了大约100万倍,平均每年十几倍,增速甚至超过了对算法精度的需求,以至于传出了AIGC“日烧百万”的说法,症结恰恰在于算力。在算力即生产力的铁律下,能否满足大模型训练和推理的算力需求,无疑是AIGC能否落地的关键所在。

为“祝福海报”担纲算力供给角色的,正是基于昇腾AI建设的人工智能计算中心,为大模型的实时推理提供了充沛算力,即使是在春节期间用户量激增的局面下,也足以应对产生的算力挑战。

一场在兔年春节期间燃起的AIGC全民热,折射出的是大模型和大算力通力配合的结果。

AIGC正在走向日常

“祝福海报”的流行,或许是AIGC走进日常生活的序幕。

对AIGC的演变趋势做个简单的复盘:2022年8月,免费开源的Stable Diffusion爆火,AIGC的话题被密集讨论;而后科技场所们接连推出了AIGC产品,资本市场跟风进入;而后一些商业化的产品出现……然而StockAI在内的绘画产品,四个月的时间就因用户付费无法覆盖成本,遗憾宣布关闭平台、退款。

过山车式的起伏,或许有偶然的因素存在,个别的案例无法代表整个行业的兴衰,却也印证了一个屡试不爽的规律:如果一项新技术在C端缺少根基和土壤,就想着在市场上攻城略地,结果多半会不尽如人意。

沿循这样的逻辑,“祝福海报”代表的全民应用,某种程度上为AIGC的大众化应用释放了一些积极的信号。

比如智谱AI的认知大模型平台(BigModel.ai)上,已经给出了比较丰富的AIGC产品矩阵,并提供智能API服务。不只是“祝福海报”的新玩法,CogView满足了输入文本生图的需求、“悟能作诗”可以模仿古代诗人的风格生成诗词、“小呆对话”能够和AI自由对话、CodeGeeX每天为中国程序员生成超过100万行代码,以及数字人、自动生成视频等热门应用。

有了“祝福海报”给出的范式,不排除越来越多的AIGC能力以小程序、独立应用、插件、API服务等方式走进大众生活,潜移默化的培养AIGC内容的消费习惯,进而不断夯实潜在的商业化土壤。

几乎在“祝福海报”流行的同一时间,微软CEO纳德拉在《华尔街日报》小组会议上公开表态:“微软将迅速采取行动,将来自 OpenAI 的工具商业化,微软的每一个产品都将拥有一些相同的人工智能能力,能够让该产品彻底改头换面。”

不管是智谱AI团队面向大众市场的“祝福海报”服务,还是云服务商微软积极拥抱AIGC的行为,都意味着在一段时间的摸索、试错、磨合后,AIGC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加速落地。2022年还属于小部分人“炫技”的黑科技,有望在2023年扩散至寻常百姓家,让AIGC的价值被越来越人感知到。

写在最后

刘慈欣在科幻小说《朝闻道》中这样描述技术发展的真理:“人类获得宇宙终极奥秘的起点,始于第一只猿猴对星空的仰望。”

也许用这样的笔触描述AIGC有些过于宏大,却不应忽略一个基本事实:一项新技术能够带来多大的改变,根源在于普罗大众的接受与认可,继而不断进阶为不可替代的生产力工具。AIGC的规模化爆发,可能就始于一张祝福海报。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