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解读 | 蔚来用“阿尔卑斯”,创造下一个“阿尔卑斯”神话?

来源:A5用户投稿 时间:2024-03-08

来源:星月说财报

世界军事史上,拿破仑与汉尼拔都成功翻越了阿尔卑斯山这座天堑,成就了一场命运的远征。

而持续亏损的蔚来,在今年推出第二品牌阿尔卑斯后,能否借此摊平成本,也成功翻越销量上的阿尔卑斯山?

3月5日,蔚来发布2023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财报显示,第四季度,蔚来营收171.032亿元,同比增长6.5%;2023年全年,蔚来总营收556.179亿元创新高,同比增长12.9%。

营收创新高主要得益于公司车辆交付量增加所带来的销售额提升。数据显示,蔚来2023年汽车交付量达160038辆,同比增长30.7%;全年车辆销售额为492.573亿元人民币(约69.377亿美元),同比增长了8.2%。

但蔚来的亏损仍在继续。财报显示,第四季度,蔚来净亏损53.677亿元,同比下降7.2%;全年净亏损207.198亿元,同比增长了43.5%。

多数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蔚来亏损的主因在于毛利率下降。数据显示,2023年蔚来全年毛利润降至30.518亿元人民币(约4.298亿美元),毛利率下降了40.7%,从上一年的10.4%降至5.5%。究其背后原因,成本上升是关键。数据显示,2023年蔚来汽车的销售成本为525.661亿元人民币(约74.038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9.1%。

据了解,蔚来原计划2023年第四季度能实现盈亏平衡。不过,目前亏损在造车新势力中仍旧属于“常规”现象。据了解,截至目前,在新造车公司中,仅理想汽车一家实现了年度盈利。而在理想之前,在全球范围内,能够做到全年盈利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只有特斯拉、比亚迪两家公司。

而蔚来创始人李斌则将目前的亏损更多地阐释为“投资”。从财报数据来看,蔚来的研发投入高于同行。数据显示,第四季度,蔚来的研发费用高达39.7亿元,超出市场预期的33.7亿;2023年,蔚来投入研发费用134.3亿元,同比增长23.9%。而理想2023年研发支出为106亿元。

而研发费用主要用在了造手机、自研电池、自研激光雷达芯片以及建换电站等方面。

其中,在建换电站方面,按照业内人士曝光的数据,蔚来一代换电站成本大约300万元,二代大约200万元,三代降低至150万元,截止到2023年11月底,蔚来已建设换电站数量2217座,成本达数十亿元。据悉,蔚来也将换电模式视为企业发展中的护城河。

持续的研发投入以及长期在换电基础设施上的生态布局,均加重了蔚来的成本。如何摊平成本,是蔚来目前亟需解决的难题。

目前,销量规模仍是蔚来汽车最大的瓶颈,蔚来仍未能摆脱“蔚一万”的称号。2023年蔚来除了全系调价导致7月实现销量破2万辆之外,其他月份都只有1万余辆。刚刚发布的今年2月交付量只有8132辆,环比下降19%。

对此,蔚来给出了多品牌战略的解法。在财报会议上,蔚来CEO李斌表示,蔚来品牌不会推出比ET5更便宜的车型,也不会降价换量。面对产品定价过高问题,蔚来给出的解决方案很简单,那就是推出新品牌,用新品牌承担下沉市场的重任。

其中,将在今年二季度推出的第二品牌阿尔卑斯,便是蔚来押注盈利的重要筹码。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价格低一些的阿尔卑斯,很可能成为未来蔚来汽车的主销品牌。据悉,阿尔卑斯品牌将于今年第二季度发布,第三季度量产,第四季度交付。并且,阿尔卑斯首款产品对标特斯拉Model Y,成本预计将比特斯拉Model Y低10%,聚焦20至30万市场。

此外,相较于阿尔卑斯,蔚来还推出了价格更低的第三品牌萤火虫。据悉,萤火虫项目计划在2025年面世,主要面向十几万元的市场。

不过,目前走多品牌路线的不止蔚来一家。头部比亚迪、吉利,新势力企业小鹏、小鹏等均在不断完善产品矩阵,以覆盖更多价格区间。而在此之前,也有不少车企早已走过多品牌路线。

好在,目前蔚来的现金流较为充裕,使其在面对接下来的竞争时不至于太过吃力。据悉,去年下半年阿布扎比投资机构CYVN的两轮总计33亿美元的战略投资让蔚来的账上现金躺了573亿。

任何一种策略都需要灵活调整,“蔚来”的新策略能否在“未来”真正为其带来销量的跃升,我们可能需要在今年的四季报中来验证。

项目推荐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