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已经过了一半,你都干了啥?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7-01

弹指瞬间

2020年已经过去一半

你一年的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

项目完成的怎么样了?

提升自身修为的进展如何了?

运动有没有坚持?

……

是不是越来越能吃了?

头发都还健在吗?

冷静一下

让我们先来康康

星融Asterfusion这半年在忙活啥?

PICFA™作为星融Asterfusion的专利技术

这半年解决了不少客户的难题,

⇩⇩⇩⇩⇩

那么,它是如何做到在有限的空间,

“不浪费资源,物尽其用!”

让数据中心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呢?

传统网络低效的根本原因

下图描述了在传统底层网络中,将二层虚拟网络卸载到底层网络的Leaf交换机上、并且采用EVPN在所有的Leaf交换机之间传递所有虚拟网络的所有虚拟计算节点的网络可达信息时的情景:

所有二层虚拟网络的VTEP功能被从物理服务器上迁移到Leaf交换机上部署,因此,每一个Leaf交换机的FIB(ForwardingInformation Base,转发信息表)需要装载的信息包括两类:

它自己连接的所有物理服务器中运行的所有虚拟计算节点的转发信息,简称为本地虚拟计算节点信息

与所有本地虚拟计算节点处于同一个二层虚拟网络中的、运行于其他Leaf交换机下的物理服务器中的所有虚拟计算节点的转发信息,简称为远端虚拟计算节点

再考虑到二层虚拟网络之间的互通、三层虚拟网络网关的分布式部署等因素,我们可以近似地认为,在上面的方案中,每一台Leaf交换机都需要在其FIB中装载全网(或全云)所有租户的所有虚拟网络的所有虚拟计算节点的转发信息。而且,更为严峻的是,这样的信息在所有Leaf交换机上完全是高度地重叠,即每一台Leaf交换机都无差别地复制、承载了所有信息。

换句话说:一台Leaf交换机的FIB表项空间的大小,直接决定了云中的虚拟计算节点的数量。

而Spine交换机的FIB空空如也,除了底层网络很少的那一点点转发信息以外,没有装载任何跟虚拟网络和虚拟计算节点相关的信息…

以一个可容纳5,000台物理服务器的中小规模的云数据中心为例,将其最低虚拟计算节点容量设计为5,000,000是一个最正常的需求。但是,在今天的商业以太网交换芯片市场上,为1RU高的Leaf交换机设计的交换芯片的FIB表项空间的容量最常见的只有128K,做的最大的也就仅512K而已。

 

由此,5,000,000和512K的矛盾就尖锐地凸显出来了。

PICFA™

PICFA™采用独创的分布式路由算法和与之相配合的转发逻辑,完全重构了云网络的控制平面与数据平面,彻底抛弃了传统网络中低效的集中式存储结构与转发逻辑,将云网络对云中虚拟计算节点的容量支持一举提升100倍至千万量级,同时大幅提升转发性能,使网络不再成为云计算容量的限制因素,从而为云网络从计算空间向底层物理网络的迁移打下坚实的基础。

PICFA™将星融Asterfusion云网络所有交换机的能力整合为一个超级的“分布式虚拟路由表”。

上图在部署了PICFA™的云网络中,所有租户的所有虚拟网络信息被动态、智能、均衡地分布在全网的所有Spine和Leaf交换机上,充分利用所有交换机的所有表项空间,由此,单台网络设备的FIB容量不再成为云的容量限制,虚拟机数量获得量级的提升,服务器计算力被充分利用。

总结

由于采用了专利算法,PICFA™不仅一劳永逸的解决了表项空间的问题,而且将网络对云的支撑能力提升了100倍,将单数据中心可制成的虚拟计算节点数量一举提升到千万量级,为大规模公有云向更多的租户提供业务支撑打下坚实的基础。所以,采用PICFA™构建的星融Asterfusion云网络,可以成功突破服务器内部10G带宽的物理限制,紧密跟随基础网络的发展速度,进入到100G/400G时代,成为名副其实的超高性能网络。

也正是因为有了PICFA™,星融Asterfusion才一直走在“让云网络回归网络”的征途上。区别于传统云网络中被定义为“粗但是傻”的底层线路,星融Asterfusion将底层网络重新定义为“粗并且灵”的智能网络,为云中租户与业务服务的虚拟网络直接承载在其上,在提供虚拟化、多租户的同时,支持NFV等增值功能,让云的ROI“里外里”地增长。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