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钞力减弱,陌陌的社交出路在哪里?

来源:A5用户投稿 时间:2021-03-27

随着物质生活的逐渐丰富,人们的社交需求也不再局限于熟人社交,更多元、更广阔、更契合的社交需求也逐渐显现,于是不少陌生人社交平台也营运而生。比如处于2018年风口期时,约有20家社交APP拿到不同量级的融资,其中包括子弹短信、脉脉等。

而在经历了几年的发展之后,整个行业的用户规模也达到了6—7亿人次的瓶颈,似乎也已经触及到了发展的天花板。而行业的这种现状,似乎也昭示了依靠陌生人社交起家的陌陌,如今走上下坡路的原因。

社交“印钞机”威力稍稍减弱

近日,陌陌公布了其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以及2020全年业绩报告,这已经是陌陌连续24个季度保持盈利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陌陌一直被外界称为“社交印钞机”。但从这份财报不难看出,印钞机虽然依旧在工作,但能力明显不如从前。

根据财报可知,2020年四季度陌陌公司的净营收为37.952亿元,与上年同期的46.879亿元相比下滑19.0%。而2020全年实现净营收150.242亿元,与2019年的170.151亿元相比出现了11.7%的下跌。

同样出现下跌的还有陌陌的净利润表现。根据财报可知,四季度陌陌实现净利润6.515亿元,而上年同期的净利润则为10.559亿元。另外2020年全年陌陌共实现净利润28.962亿元,相比2019年的44.933亿元同样出现了很大幅度的下跌。

这是因为被陌陌视为第二增长曲线的直播业务,出现了明显的下滑。根据财报可知,2020年第四季度,陌陌的直播服务营收为23.279亿元,与去年同期的33.835亿元相比出现了31.2%的大幅度下滑。

虽然陌陌对此的解释是,由于在陌陌主App的直播业务中进行了结构性改革以重振长尾内容生态,但是这条第二曲线似乎也难以继续提振陌陌的整体业绩。于是,陌陌想到了另外的渠道,来弥补直播业务的下滑。

在四季度,陌陌引入了更多的付费方案并加强了整体平台的运营能力,用此刺激了陌陌APP中的虚拟礼物业务,从而进一步带来陌陌增值业务营收的增长。根据财报显示,四季度陌陌的增值业务营收达到14.013亿元,同比上一年的11.891亿元增长17.8%。

只是,增值业务的增长并没有完全弥补直播业务下滑带来的影响,也让陌陌这台印钞机的能力越来越不如从前。

用户逃离陌陌?

但业务层面的表现只是表象,让陌陌走上下坡路的最根本原因,却出现在平台用户层面。

伴随着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见顶,以及相似平台的不断崛起,陌陌的用户数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难有起色。根据财报可知,2020年12月,陌陌主APP的MAU为1.138亿,而2019年同期为1.141亿,出现逆增长。

更为主要的是,早在2018年下半年,陌陌主APP的MAU就已经达到了1.1亿左右的水平,而三年左右的时间,陌陌在用户层面几乎没有成长。但陌陌失去的不仅仅是大规模吸引用户的能力,甚至还有平台内的优质用户。

根据财报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陌陌直播服务和增值服务的付费用户总数为1280万(不计入重复用户),其中包括380万探探付费用户。但在2019年第四季度相对应的数据则为1380万,其中包括450万探探付费用户,优质的付费用户已经开始流失。

这首先是因为行业特性使然。不同于熟人社交,陌生人社交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这就导致整体行业的用户粘性都不高。而且对于很多人来说,陌生人社交并不是刚需,在体验尝鲜之后并不会长久留存。

其次是因为陌陌平台风气的原因。几乎从创立之初到现在,围绕在陌陌身边的“擦边球”质疑就不绝于耳,前阵子甚至因为“擦边球”事件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这种风气会影响到平台内部分用户的使用体验,从而导致用户流失。

最后是因为陌陌口碑下滑的原因。有过良好使用体验的用户会积极向别人种草,但是因为陌陌平台风气的缘故,导致很多人会对陌陌有不好的刻板印象,这一方面会导致用户的种草行为并不会发生,另一方面也会让新用户心生戒备。

自救成效几何?

多方面的原因导致了陌陌平台内的用户流失,但陌陌却并不想就这样放任用户流入别的平台。于是陌陌一直在陌生人社交领域动作频频,试图找回那些丢失的用户,但这些动作却似乎都很难取得成效。

一方面是长期整治平台风气,但效果缓慢。并不健康的平台风气虽然不是陌陌最开始想要的,但是已经开始影响整体发展,陌陌不得不重视起来。但是对于部分用户来说,走进陌陌平台的最初目的并不单纯,肃清平台不健康内容在短期内势必会让陌陌的用户进一步下跌,这也让陌陌的平台风气整治进度被拖慢。

另一方面是开拓业务吸引用户,但难长久保持。直播就是陌陌开拓的业务之一,希望通过这种社交模式来刺激用户层面的增长。诚然,在直播业务刚上线时,确实为陌陌带来了不错的用户表现,但是随着直播行业的资源也逐渐向头部平台靠拢,陌陌的直播业务也出现颓势,难以长久为平台吸引用户。

值得一提的是,陌陌对新品研发畸形的重视,却没有收获过好的回报。在2017年陌陌推出了短视频社交平台哈你,2018年推出趣味换脸社交APP是他,同年还发布了APP谁说和超有梗。到了2019年陌陌一口气孵化了瞧瞧、Cue、赫兹、MEET与ZAO五款社交APP,如今还在继续孵化更多的产品。

但是,这些社交平台中,除了早夭的ZAO还算有名,其他都成了炮灰不见了踪影,也让陌陌想通过新品重获新生的计划落空。

陌生人社交出路在哪里?

这多个层面都阻碍了陌陌重回用户数量的巅峰,但对于陌陌来说,最为主要的问题还是,逐渐迈向中年的陌陌,已经失去了吸引年轻用户的能力。

根据百度指数提供的人群画像来看,陌陌如今的主要使用人群基本上都是30~39岁的中年人群。这种用户画像说明年轻群体正在从陌陌中流失,陌陌逐渐成为Z世代口中的“时代的印记”。

而这也说明了陌生人社交平台未来的出路,只有紧抓年轻人这一条。

因为年轻人更愿意花时间、精力去了解感兴趣的东西,进一步为其消费。社交平台也不例外,更新奇、有趣的社交体验对于成长于互联网之中的他们来说,并不是洪水猛兽,他们也愿意参与其中。

但如何基于社交打造出更多可以让年轻用户感兴趣的业务,也就成了这些陌生人社交平台如今要考虑的重点。比如主打灵魂社交的SOUL,也基于内容打造了属于自己的社交游乐园,从而提高了年轻用户的粘性,提升平台表现。

通过更多功能来稳固消费者固然是个不错的选择,平台也会因此获得不错的成长。但是对于用户来说,这些社交的最终归宿却都回到了“加个微信”的地步,而这也让陌生人社交平台最终只能沦为微信的引流工具,难以具备长期性,从业者们的未来发展也将会多方受限。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