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资本手中的“新游戏”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1-04-27

周末,小颖大早就吃完了午饭,匆匆出了门。

她在赴一场“谋杀”之约。

前一日晚上,她和几个朋友相约一场剧本杀游戏,这是如今市面上最受年轻人欢迎的社交游戏之一。

下午两点,在所有人到齐之后,DM(行业内称剧本杀主持人为DM)分发个人剧本、讲解规则,这一场耗时三到五小时的游戏就开始了。

在如今的游戏市场上,剧本杀正逐渐成为喜欢猎奇的Z世代线下聚会、休闲娱乐、社交的首选。根据艾媒咨询的分析数据,在2021上半年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中,剧本杀以36.1%排名第三,仅次于看电影(38.3%)和运动健身(36.4%)。2021年剧本杀行业规模预计达到170.2亿元,同比增长约45%。熬过了疫情寒冬,剧本杀行业正以星火燎原之势复苏。

喜欢剧本杀的年轻人认为,剧本杀的魅力在于“沉浸”、“烧脑”、“代入感”等方面,他们可以亲身上阵演一出戏,在字里行间体味不同人生。随着剧本杀的玩家越来越多,这场聚会沙龙式的文字游戏会有成为全民游戏的可能吗?

一、监管缺失导致行业乱象频发,制约剧本杀全民化

诞生于19世纪英国的剧本杀实际上是一个舶来品,“剧本杀”是其传入中国本土化之后演变出的“接地气”的名字。2016年现象级综艺《明星大侦探》带火了这个游戏,为荧幕里解密断案所着迷的观众们逐渐衍生出亲身尝试的需求,剧本杀产业随之如春风吹过一般,一夜之间遍布全国。

作为2019年才飞速发展起来的新兴产业,剧本杀呈现出野蛮无序的市场状况,而这也成为制约剧本杀成为全民游戏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由于剧本杀门店经营的入门门槛很低而利润相对较高,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这个行业。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线下剧本杀门店的数量已超3万家,其中又基本以个体经营为主,暂未出现大型连锁门店或公司旗舰店。门店的游戏环境、DM的主持水平对剧本杀游戏体验有很大影响,而这在个体经营模式下很难得到保障。

同时,监管空白让这个行业有了明显的灰色地带。在已运营的剧本杀门店中,有相当多的一部分还处于没有营业执照的状态。当笔者问到为什么不办理营业执照时,大部分经营者的回答是“没必要”或“很麻烦,办不下来”。在二三线城市,投入十万就能开一家装潢还不错的剧本杀门店,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门店大都缺少消防措施,甚至还有相当一部分开在居民楼里。此外,监管缺失还带来盗版横行、部分剧本内容涉黄严重等问题。

因为没有严格的管控要求,剧本杀的游戏定价是商家自行决定。目前单局剧本杀的价格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态势,剧本杀玩家更看中剧本质量的好坏和游戏氛围是否到位也是导致价格浮动、差异明显的原因之一。

在美团上,三四线城市的剧本杀价格多以50-70元的价格区间为主,而在一二线城市价格则以120-150元区间为主。在一些主打“沉浸式体验”的剧本杀门店,玩家可以换上与角色人设相符的服装,在实体场景中搜证。而这样一局的单人价格往往达到了200元以上,部分甚至超过了300元,但仍然出现了场场爆满的现象。

36氪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研究报告》中提到,2020年56.8%的剧本杀消费者认为门店安全措施应该更加完善,42.6%的消费者认为行业应该更加规范化,划分监管责任、推动剧本杀产业规范健康发展已成为当务之急。

二、四重因素限制剧本杀快速传播,但行业仍然充满活力

从游戏内容和游戏人群来看,剧本杀的跨度是很宽的,而广泛的包容性、便捷的游戏方式是一个游戏从小众走向大众的必备因素。

现在游戏市场中的主要游戏模式是手游,手游能在短短几年内快速崛起成为主要的游戏方式,与其依托智能手机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有着莫大的关系。

现下最火的王者荣耀、和平精英这些MOBA类手游的共同特点是以局为单位,单局时间不超过一小时,玩家不会有明显被游戏束缚的感受。从这一点来看,类似的剧本杀App如百变大侦探、我是谜等也有同类特点——可通过手机进行游戏、游戏对玩家不产生束缚。

同时,剧本杀的规则简单上手难度低,对玩家的要求并不严格。甚至市面上已经出现了漫画形式的剧本,不爱看文字内容的玩家也能参与。

从以上角度看,剧本杀的传播性应该很高,但为什么还没有成为现象级的游戏呢?

简单概括下来大约有四点原因:

(1)剧本杀的高社交属性制约了其游戏场景。 以手游王者荣耀为例,玩家可以在任何地方进入游戏:家里、商场、咖啡店甚至洗手间,只要有一台手机即可。但剧本杀不同,其本质上是一场基于某个特定设定的交流会,玩家需要高度沟通,不然很难有良好的游戏体验。这就对玩家参与游戏的环境有了要求:环境最好是相对安静的,才能听清楚沟通内容并思考。

(2)剧本杀对剧本的质量要求高,但“剧本有,好剧本不常有”。 好剧本常常要求有符合逻辑的前因后果,时间线、线索等都能顺理成章地串联起来,玩家分析起来不勉强。但这一类剧本对创作者的要求极高,如今市面上多以玩家和网文创作者为主,虽然近几年也有专业编剧进入这个行业,但总体占比并不高。剧作者的水平高低不一,就导致剧本的质量无法得到保障。

(3)剧本杀市场不规范,线下门店质量良莠不齐,线上App问题频发。 线下的剧本杀门店多以圆桌游戏形式为主,无法为玩家带来强烈的新鲜感。上线的App数量又较少,玩家的选择性不多,且存在违规搜集用户信息的情况。4月6日工信部发布的《关于下架侵害用户权益App名单的通报》中,“我是谜”赫然在列。

(4)宣传以“老带新”及美团等当地生活类平台为主。 由于运营剧本杀门店的多为个体户,因此在宣传上多以老玩家介绍新玩家和美团推广为主,具有明显的缓慢性和地域限制。无独有偶,剧本发行商和分发平台也以朋友圈推广、剧本展会为主要营销阵地,即使是如今圈内最大的发行平台“黑探有品”也很少在主流媒体上进行广告宣传。

虽然这些因素制约了剧本杀在短时间内完成从一到百的裂变,但站在市场角度看来这还是一个充满活力的行业。

三、未来,“全民剧本杀”不只是玩笑

虽然剧本杀目前还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毋庸置疑的是已经进入快速发展时期。

随着资本渐渐注意到这个风口,未来几年业内门店数量等还会出现一波快速增长。伴随着行业规范逐渐形成,发展速度慢慢变缓,未来五年剧本杀行业会稳定下来,但要成为全民化的游戏至少还需要展现以下特征:

(1)行业监管出现,版权意识增强,盗版和涉黄情况得到遏制,行业整体健康发展。 虽然现在的剧本发行商们也有采取为剧本编号售出的以防止盗版的情况,但总体效果并不十分明显,大热的剧本盗版依然很多。随着人们对版权保护意识的觉醒,这个现象会慢慢得到遏制,剧作者和发行商的权益得到了保障,将催生出更多的优质剧本。

(2)整合行业供应链的头部企业出现,剧本杀门店、发行、剧本作者不再出现“各自为营”的情况。 剧本作为剧本杀游戏的核心,也是最令发行商和门店经营者头疼的问题,虽然如今的剧本产业链已经完善,但对于实际上还处于“几方割据”的局面:新手剧作者想投稿不知往哪投、发行商发行全靠自己吆喝、门店经营者想买本找不到正规渠道。目前业内最成熟的中介平台黑探有品虽然承担了连接发行商和门店经营者的角色,但也无法解决经营者的“试本”要求。

(3)行业门槛提高,DM需要持岗上证,除明星剧本外,未来还会出现“明星DM”。 这是当一个行业全民化之后的必经之路。以直播行业为例,近几年互联网直播繁荣发展,主播职业也备受关注,2020年6月互联网营销师通过审批被正式纳入《国家职业分类大典》,带货主播得到了“官方认证”。一个行业的快速发展,必然会促成相关职业的诞生和成熟,只有从业人员增加、获得官方认可才能证明这个行业从小众走向了大众。

(4)行业壁垒更加薄弱,剧本杀未来与影视、游戏等行业的联系更加密切,甚至可能出现由优质剧本改编的影视剧、游戏等。 全民化的最终结果一定是融入人民群众的生活,影视剧、游戏等都是全民娱乐的代表产业。剧本杀综艺《明星大侦探》热度越来越高已接近全民化,这是一个好开端。此外各平台也计划推出自己的探案综艺,随着推理探案综艺热度的提升,剧本杀的行业壁垒会进一步弱化,甚至有出现大火IP的可能。

(5)宣传频率明显上升。 到了发展后期,当行业头部现象渐显,各大流量平台频繁出现广告时,剧本杀全民化的时机就到了。

严格来说,剧本杀目前只能算是一个热度很高的游戏,但不同于以往如三国杀、狼人杀等类型的卡牌桌游,剧本杀的灵活度相对较高,带给玩家的新鲜感也较强。每个人的心里有或多或少有过“角色扮演”的念头,而剧本杀的出现则是给了这些想法一个宣泄的出口。

随着日后5G、VR等技术的发展成熟,“全民剧本杀”也不是没有可能,叫上三五好友来一场“古今穿越之旅”或许会成为日后年轻人最崇尚的解压方式。

文章来源:小谦笔记,转载请注明版权。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标签: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