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华,从快手一笑而过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3-10-27

不出所料,宿华还是离开了。

2023年10月20日,快手科技宣布宿华正式辞任董事长,由CEO程一笑兼任。至于调整原因,快手在公告中称,(宿华)需要专注其他事务。

事实上,早在两年前开始,宿华就开始了自己在快手的退出。2021年10月29日晚,快手科技发布公告称,宿华辞去CEO一职,继续担任董事长、执行董事、薪酬委员会委员,负责制定公司长期战略;程一笑任首席执行官负责日常运营及业务发展,向董事长宿华汇报。

这几年,互联网巨头创始人或创始成员离开的例子不胜枚举,拼多多的黄峥就是如此。他们离开后的轨迹还如此相似,都是关注科技前沿发展。

但宿华还是不同的。他实际上并不算快手的创始人,快手是他创业无门时的选择,注定是一个过客。在将快手送上市之后,他注定开始下一段征程。

关键的加入与离开

在快手的发展史上,它可以很鲜明地被分为三个阶段:一开始,快手是程一笑做出来的一个GIF制作工具;后来,在五源资本张斐的撮合和引导下,宿华加入,快手向着“社交+短视频”的方向发展;2021年快手上市,商业化加速,同年宿华卸任CEO,逐步退出快手。

对快手来说,宿华的加入是里程碑式的。

2011年,曾在惠普担任过软件工程师兼开发工程师,还曾在人人网有过从业经历的程一笑,推出了原创移动应用程序GIF快手。当时正值3G向4G的转型,可预见的,视频风潮即将到来,张斐对快手的方向极为看好,但当时它的发展并不顺利。

改变这一局面的是宿华的加入。宿华拥有清华大学软件学院计算机软件学士学位,曾就职于谷歌、百度,跟随机器学习大佬张栋创业,后脱离出来开始自己的创业之路。

△快手上市当天程一笑、宿华、张斐合影,来自五源资本公众号

2013年,在张斐撮合下,宿华带着自己的7人团队加入快手,快手正式开始双核运营,宿华负责商业化、投融资、海外、GRPR、行政人事财务和对外等业务,程一笑则领导产品、运营、电商、游戏等重要业务部门。

宿华给快手带来的改变有两个:一,他将自己擅长的算法推荐算法应用到内容分发上,快手从视频工具软件转型成为视频社交软件;二,他清华出身,谷歌、百度的大厂背景,加重了快手在投资市场上的砝码,为它后续的融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很多时候,让一个创业企业脱颖而出的不只是想法和企业本身,还是资本的持续支持。最终,在产品和资本的双重助攻下,2021年2月,快手还曾如愿在港交所敲响上市的钟声。在将快手送上市,完成对投资人的承诺之后,宿华开始了自己在快手的退出。

先是上市当年,2021年10月卸任CEO,宿华“有更多时间专注于制定快手的长期战略及探索新方向”,然后就是这一次卸任董事长。不过他并没有彻底离开,快手在公告中提到,宿华仍将继续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及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成员。

在资本的引荐下加入快手,在快手上市后逐渐退出。对宿华来说,离开快手似乎在一开始就是注定的。

一笑而过

互联网时代,中国的创业有了两种模样:一种是阿里巴巴式目标鲜明式的,从一开始就锁定了电商,提出自己的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一种是腾讯式的,从聊天工具QQ起步,一开始并没有那么宏大的目标或明晰的商业化前景,在发展中被塑形、被拓展。

而快手,是这两种创业的融合。一开始,它就目标清晰,在3G向4G时代发展的时候想抓住视频风口,为了更大的增长空间想探索社区方向。但在有一定用户规模后,在如何推进商业化上它又是不那么明确、果敢的。

对宿华来说,这种目标清晰的创业是当时的必须。他最初的状态是空有技术实力,却没有创业方向。2013年,圈圈项目失败后,宿华到上海找张斐聊,他提出的20多个创业方向都先后被张斐否定。

对宿华来说,快手是一次创业必修课。在这里,他懂得了如何选择方向,也完成了从技术大牛向企业管理者的转型。

按照西方的寓言故事《狐狸和刺猬》,人可以被分为两类,一类是狐狸型,懂很多事,但每件事都不那么深入;一类是刺猬型,对一件事了解很深入,但对外面的世界了解没有那么多。在张斐眼中,大部分投资人属于前一种,早期的宿华属于后一种。

但在快手的经历,让宿华完成了两者的融合:“过去几年他(宿华)发生很大的变化,他对人的关注越来越多了,他对人的情感关注越来越多了。他现在跟你打交道的时候,会特别关注你在想什么,能明显看到他在解读人的思考模型。他在建立他以前不擅长的能力。”

△宿华在快手上市当天演讲

随着快手上市,加速商业化运营,宿华的这门必修课也基本修满,可以毕业了。毕竟,他还有更大的空间。

所有技术出身的人似乎都有一个共性,与实际事务相比,他们更乐于探索宏大的技术以及能给世界带来的变化,宿华也不例外。

奔赴下一个时代

宿华离开快手,在当今的互联网世界并不稀奇。为什么那么多创始人、创业者离开?因为当今正属于时代交替之际,在享受到这一个时代的红利之后,他们试图快人一步,抓住下一个时代机会。

听从自己内心的指引,宿华开始了对下一个时代的征程。据快手发布的公告显示,宿华此番卸任董事长一职,是因为其“需要专注其他事务”。

“其他事务”是什么?今年年初,还是快手董事长的宿华曾有过一次大手笔减持,预计套现37.78亿港元。在公告中,快手表示,宿华减持所得款项将用于慈善公益捐赠、前沿科技探索以及基础设施投资等领域。

前沿科技与投资,似乎成为了宿华这两年的主要关注点。王慧文创办的AI 大模型公司光年之外就曾获得宿华的投资,光年之外开业当天的花篮里,有一张纸板写着“加速AGI,普惠人类”,而“普惠”是宿华在做快手时就频繁提及的词汇。

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的内容社区平台,在“普惠”理念下,快手尽可能地给予了每一个普通人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机会。但随着平台发展,他的“普惠”梦想在现实中被异化,从而带来了重重挑战。但很明显,宿华的梦想仍在,并试图以科技将这个梦想贯彻到底。

宿华是中国较早接触人工智能并将机器学习最早应用到中国互联网的人之一。在谷歌、百度和之后的创业经历,让他吃到了搜索和推荐红利。后来,频繁创业让他觉得自己走了弯路,不该经常做短期,而应该做长期的事,所以最后选择加入做大快手。

但就宿华的能力而言,快手就是他能做到的长期的上限吗?显然不是。

快手的成功是一次技术与产品的结合,宿华的算法与程一笑的产品二者合二为一促成了快手的成功。但越到后期,快手的发展中算法能起到的作用越有限,作为一个短视频社交平台,快手对算法的需求是有边界的。而显然,宿华并不想停下自己在技术与算法上的步伐。

曾经,吃到搜索与推荐红利的宿华,之后又吃到了短视频浪潮的红利。而现在,在技术更迭的关键阶段,他选择从快手抽身,奔赴下一个时代。

结语

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时代才是所有公司能够获得成功的根本原因。在一个又一个巨浪袭来时,只要站对一次,你就会被推到更高的位置。然后就是伴随浪潮起起落落,要想一直在潮头,只有一次又一次站位。

而宿华,不过是在一次潮落之后,等待又一次潮起。

项目推荐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