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教育版图:遍地撒种子

来源:A5专栏 时间:2020-07-28

“直到第三年,我们都没有盈利预期。”这是时任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教育业务负责人的陈林在近日的一场演讲上所说。

这场主题为“ZERO TO ONE”的演讲举办在字节跳动正式发力教育行业一周年的时间点上。陈林在演讲中首次阐述了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理念、使命、优势和规划,并且放出了“三年不盈利”的豪言壮语。

时至今日,字节跳动已经在教育领域深耕许久。

遍地开花布局教育

不论外界如何质疑字节跳动的教育基因,它依旧钟情于教育。

推出了头条和抖音等流量爆款产品的字节跳动,一直对教育行业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近几年,字节跳动开始在教育领域频频出击,通过收购和推新双管齐下的办法,每一次都在教育领域激起不小的浪花。

从2014年至今,字节跳动共发起101起公开投资并购事件,涉及到各个领域,而其中教育培训领域的并购事件共有23起,远超其他领域。从如此大力度的动作来看,字节跳动的确对教育有着不一样的情感。

当然,不只是并购,字节跳动也在自己的产品上下足了功夫。字节跳动在2018年上线了第一款在线教育产品GoGoKid,之后又推出了AI课产品瓜瓜龙以及中小学在线辅导教育产品清北网校等。

这种双管齐下的办法,让字节跳动得以在教育领域进行“合纵连横”。从纵向来看,瓜瓜龙针对2—8岁的学龄期教育,而K12阶段则有GoGoKid以及清北网校的双向覆盖,甚至大学阶段也有相对应的产品来布局。

从横向来看,除了整个教育阶段的教学辅导,字节跳动还在教育硬件、校园社交、泛知识服务等方面进行了积极布局,同样字节跳动也将智能技术赋能在教育领域,不论是大数据教育运营还是智慧校园和云服务领域,都帮助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不断扩张。

当然,教育行业并不只是面对C端,更需要B端业务的有力支撑。于是字节跳动在2018年先后收购了晓羊教育以及学霸君的To B业务,又在2019年收购了锤子科技的部分专利并投资了教学运营商极课大数据。

不难看出,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布局,当真称得上遍地开花。只是,如此广撒网布局教育的举动,字节跳动究竟是为了什么?

字节跳动的真假创新

字节跳动对教育的布局,比起变现更在乎创新。

对于坐拥巨大流量池的字节跳动,其在教育领域的不断深耕,一直被外界当做是一种流量变现逻辑之下的新方式。而字节跳动表示,虽然教育业务一直在亏钱,但是将会继续大力度投入,并且暂时不考虑盈利,如果做教育是为了流量变现,那其第一选择将是关闭教育部门。

这个回答能否打消外界质疑未曾可知,但字节跳动的目的却已经明显——创新。在陈林看来,如今的教育行业还有很大的创新空间,并且也只有创新才可以带来新的增量和改变,才会在教育领域找到自己的未来。

作为一个从资讯分发和短视频崛起的公司,字节跳动完全算是教育领域的新玩家,想要取得成绩都不得不面对来自行业内前辈的压力。而想要在已经拥挤的市场中站稳脚跟,创新必不可少。

而现有的教育格局同样也需要一个有能力的新势力来打破和重塑。

但是对于如何创新,字节跳动却只给出了模糊的回答。虽然将范围缩小在了社会、学校、家庭三个层面并提出了存在的问题,但是解决问题所需要的具体办法却只是用一句“我们会持续大力度、大投入、长期不间断地在教育领域进行创新。”来回答。

甚至在回答针对GoGoKid所做的一些创新时,陈林也只是表示很多设想还处在验证阶段,但是他相信创新之后的业务模式将会拥有非常大的空间和未来。

但是相比这种模糊且不确定的回答,外界更希望得到一个明确的方法和计划,这种“欲盖弥彰”的创新,反倒有了一些故弄玄虚的意味。

诚然,字节跳动拥有足够的实力来支撑其在教育行业的不断创新,并且实现其试图改写教育领域格局和现状的想法。但是这种故弄玄虚的背后,还有更加现实的原因,推动着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不断耕耘。

教育成为新故事

不论是出于何种原因,教育市场的巨大红利确实诱惑着字节跳动入局。

不论是短视频还是资讯分发领域,字节跳动可以称得上当之无愧的巨头,同时这也给它带来如今的地位和超高的估值。但是在这两个领域狂奔了数年的字节跳动,也面临着天花板的问题。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5.01亿人,2019年用户规模将达到6.27亿人,到了2020年这个数字将达到7.22亿。但用户的增长却掩盖不住增速的不断下降,2019年增速下降至25.1%,增速同比下降80%以上,而到了2020年增速仅有15.2%。

从整体用户增速的放缓不难看出字节跳动所依仗的短视频领域正在面临用户的难题,而在资讯分发领域也面临同样的困境。也就是说,字节跳动的两条主赛道红利正在逐渐减弱。

张一鸣十分中意的三个未来,一是To B,二是汽车,三就是在线教育。而To B有“飞书”,汽车有“懂车帝”,只有在线教育领域还拿不出代表产品。这让必须寻找新增长点的字节跳动,将目光放在了在线教育上。

首先在线教育市场的前景广阔有目共睹。根据国海证券研报显示,过去几年间,在线教育领域实现快速增长。2019年的行业规模已达到3223.7亿元,增速28.1%。按照预测,2020年其收入将突破4000亿元。

其次因为疫情影响,线上教育逐渐被更多的用户接受,也让市场看到了线上教育的巨大潜力。而在线教育领域还没有绝对的霸主存在,自身还有充足的资金支持,这就让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多了几分优势。

但如何将教育这个新故事讲好,还需要字节跳动花费更多的耐心。

字节跳动的时间焦虑

教育领域需要理想,但同时也需要坚持长跑的毅力。

教书育人是在帮助人塑造理想和未来,但是想要做好教育,需要的就不仅仅是理想了。这对于教育工作者而言成立,对于教育平台而言同样成立。

不论如何遍地开花发展教育,字节跳动最终的依靠依旧是流量。诚然,教育行业需要流量来营销和拉新,但是巨大的流量却并不能保证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绝对成功,在面对激烈的行业竞争时,流量的可靠性并不高。

而最核心的问题,依旧在平台实力上。而平台实力的提升不仅需要大力度的资金投入,更需要的是长时间的经验沉淀,来打造一个完备的教研体系。而字节跳动的教研体系还不够成熟,还需要更多的投入。

这种投入不仅仅是资金的投入,更多的是时间和精力的投入,而字节跳动现在急缺的也恰好是时间。字节跳动很难保证自己花费了大量时间去培养的教研体系,能否经得过市场的考验,也很难保证在这段时间里没有新的平台出现占据在线教育行业的龙头地位。

另外,产品也成了大问题。虽然在教育领域已经下了血本,但是字节跳动依旧难以拿出爆款。例如瓜瓜龙,这是字节跳动最重要的教育产品,虽然针对的是启蒙教育这个增量市场,竞争压力很小,但是在消费者这边,瓜瓜龙的知名度却并不高。

而提升产品,需要的也是一次次的试错和完善,这同样需要时间。

不管怎么说,时间都成了字节跳动现在最焦虑的事情。教育领域需要的是一场蓄力长跑,而不是一次短途冲刺。不论是遍地开花的布局还是天然的流量优势,回归到教育领域,根本的需求还是完成一次长跑的耐心。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