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成长烦恼:张一鸣的雄心能否杠过美国政商合谋?

来源:A5用户投稿 时间:2020-07-28

既忧心TikTok处境,又鄙视美国政商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合伙谋害Tik Tok——题记

近段时间,最纠结的互联网大佬就是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了。TikTok在海外攻城掠地,让人兴奋,让人期待;在印度被禁,在美国部分被禁,让人郁闷,让人揪心。

是继续硬杠,还是妥协,接受红杉资本、泛太阳洋投资、软银集团等外国金主意见,将TikTok多数股权出售,仅保留小部分,交出TikTok的控制权?

对于这些外国金主(以美国资本为主)来说,出于利益最大化的目的,他们是希望张一鸣放弃对TikTok的控制权的。如果张一鸣放弃了,TikTok成为外国公司,尤其是美国公司了,那就盘活了,那些人为设置的政治障碍就土崩瓦解,有可能进入顺风顺水的发展阶段了——以美国为首的资本既可以获得更多的股份和回报,也可以获得对TikTok的强力控制。

TikTok发展到今天,一个超值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和前景是十分明朗了。如果排除人为因素,TikTok将来成为一个新的Facebook是极有可能的,也创造了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出去,成功在海外扎根落户,开花结果的奇迹。就连自大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谈到TikTok时,不得不佩服地评价:TikTok是“由中国科技巨头开发,在世界范围内表现出色的首个互联网消费产品。”

作为中国第二代互联网企业的成功创始人,张一鸣极具世界视野和雄心,他将这作为TMD(头条、美团、滴滴)与第一代互联网企业BAT(百度、阿里、腾讯)的突破和区别所在。TikTok是张一鸣实现这种雄心的“地表性”新基建工程,也是字节跳动成立七八年来,不断进行海外探索的硕果仅小存的存在了,之前先后经历了TopBuzz(今日头条海外版)、TopBuzzVideo(西瓜视频海外版)、Vigo Video(火山小视频海外版)、Helo(短视频应用)等一连串产品的失败。为让TikTok活下去,张一鸣将身段放至最低:聘请外国人(尤其是美国人)担任高管,将服务器放在海外,解散国内内容审核团队,计划将总部设在海外,在字节跳动和TikTok之间设置独立董事会等。不到万不得已,唯一不能放的,就是TikTok的多数股权和控制权了——如果这也放弃了,TikTok就不能再称为是“头条系”了。

如果张一鸣放弃了,那就正中了美国那帮政客、资本和商人的下怀,让他们梦中都笑醒了。TikTok在美国不受待见,没有其他原因,就是因为它是“中国企业”的身份,与华为遭遇的原因没什么两样。

TikTok在美国的遭遇主要源于以特朗普为首的政治集团和以扎克伯格为首的经济集团的沆瀣一气的联合打压。现在的局势是秃头上的蚤子,明摆在那儿了。出于连任选举的需要,特朗普跟中国杠上了,包括无辜的中国企业,华为第一,TikTok第二。现在特朗普的竞选广告已经密集出现在Facebook及旗下的 Instagram平台,多次提到“TikTok监视隐私”,据《商业内幕》网站统计,从7 月17日到 21 日,特朗普团队发布了 450 条抨击TikTok的广告,花费高达8万美元,其中观看次数最多的是一条用红色粗体字赫然写着“TikTok is spying on you”(TikTok 正在监视你),Facebook 将其至少分发给了 40 万用户。

打击TikTok,对特朗普来说,是一举多得,既操纵了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又是对扎克伯格的投桃报李。扎克伯格是特朗普的拥趸,也是其坚定支持者。特朗普号称“推特治国总统”,但由于言行出格,推特惩罚过特朗普,Facebook始终坚定地支持特朗普,不分对错,也不顾网友反对。

对扎克伯格来说,最头疼的,是TikTok表现出来的咄咄逼人的攻势,给Facebook造成了巨大危胁。这种处境是有中国市场以资借鉴的。如果听凭TikTok在美国坐大,Facebook将来来面临的来自TikTok的压力就跟BAT在中国市场面临的来自字节跳动带来的压力一样。在美国市场,TikTok已经成为最受用户欢迎的APP,下载量激增,且排在首位,今年一季度,TikTok以单季度 3.15 亿次下载量,刷新了自己保持的记录, 4、5 月继续霸占非游戏应用下载榜首,成为全球千禧一代(90 后)和 Gen-Z(00 后)的“社交信仰”。目前TikTok总用户数超过了10亿,全球下载量超过30亿次。据有关统计数据,2019年,美国用户平均每天花在TikTok上的时间超过50分钟,超过了Snapchat,与Instagram持平。在营收上,也是钱途看涨,一路飙升。据Sensor Tower数据,2020年6月,TikTok全球营收超过907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6.35 亿),如果不是由于人为因素,作为全球成长性最好的市场,美国市场原本预估将在今年迎来几何式增长,达到10-14亿美元。

鉴于TikTok发展现状,Facebook采取了极强的针对性措施,照抄TikTok,推出了短视频应用Lasso,上线后市场反应平平,维持不到两年,不得不关停并转。最近印度封杀中国APP,TikTok首当其冲,被印度下架,扎克伯格赶紧推出在Instagram 推出Reels功能,希望填补 TikTok留下的空白。

认真分析字节跳动的融资情况,我们不难看到,包括泛太平洋投资、红杉资本、老虎基金、SIG海纳亚洲创投等美国资本的身影。2012年7月,字节跳动获得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100万美元的A轮融资;2014年6月,字节跳动参与红杉资本C轮融资;2016年12月,红杉资本参与字节跳动D轮融资;2017年8月,泛大西洋投资参与字节跳动E轮融资。2018年10月,泛大西洋投资参与字节跳动Pre-IPO融资;2020年3月,老虎环球基金参与字节跳动战略投资。排除政治因素,出于利益考虑,这些资本当然希望TikTok走出目前困境,实现利益最大化,这是他们提出来希望张一鸣让出TikTok多数股权和控制权的初衷。

不到万不得已,张一鸣是不愿意做出让步的。这种万不得己,是关系到TikTok的生死存亡。只要事情还有回旋余地,张一鸣就不会放弃出售TikTok股权,放弃其控制。

事情并没有到最坏的时候。事实上,张一鸣可以先让TikTok活下来。虽然美国和印度分别是TikTok最大的用户市场和价值市场,但不是没有美国和印度市场,TikTok就不能活了。TikTok完全可以走曲线自救之路,先在美国、印度之外的市场,如欧洲、亚洲、非洲等市场开疆拓土,让自己先活下来,再借以时机,进军美国和印度市场。全球化虽然目前受到了挫折,但没有永远的暴风雨,包括美国和印度市场,总有一天会再度融进全球化洪流,向中国企业重新伸出橄榄枝。

项目推荐

相关文章

A5创业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